-隻一眼。

顧洛棲就認出來了。

因為,那是她迄今為止,見過最美的眼睛了。

隻一眼,就終身難忘。

薄錦硯!?

屋內的保鏢都嚇住了。

情急之下,隻好拿起了手裡的傢夥,直接摁下了扳機。

“不準!”

柏意臉色一沉,怒吼了一聲。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子彈蹭的一下,朝男人射來。

顧洛棲臉色一變,情急之下,下意識的護住他的身子。

子彈穿過她的肩膀,在最後零點幾秒間,成功避開了要害。

“唔!”

她摔在地上,肩膀上暈開一大片的血。

薄錦硯臉色一白,胸口上,濡濕一片,是女孩子滾燙的熱血。

“你……”

衝擊力太大。

有那麼一瞬間,顧洛棲腦子都空白了。

她腳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

“……咳。”

顧洛棲用力的捂著肩膀,低咳了一聲,噴出一點血沫來。

她感覺嘴巴裡都是血。

柏意臉上的血色也全部消失了。

“你……”

“你敢動他一下。”意識模糊前,顧洛棲冷冰冰的警告他:“我絕不放過你!”

柏意:“……”

……

誰也冇料到,顧洛棲會受傷。

霍於晨得知這件事後,也顧不上其他直接坐了飛機過來了。

手術還在進行中。

門緊閉著。

門外的兩個人,氣氛十分不對。

霍於晨倒吸了一口涼氣,很無辜的反問:“我,這是來的不是時候嗎?”

兩個人都冇給他一個眼神。

他摸了下鼻子,視線落在緊閉的手術門上,臉上劃過一抹擔憂後,又故作輕鬆的反問:“所以,咱們現在是不是還有機會坐下來,把手言歡?”

依舊冇人搭理。

柏意撇了眼對麵的男人,問:“你怎麼跟他混在一塊?”

薄錦硯還維持著一個姿勢。

他的臉上沾了點血,時間過去久了,看上去有些黑。

外界的聲音他似乎都聽不進去。

整個人如同被抽掉了靈魂似的。

柏意沉默了下,突然覺得有些過意不去,雖然,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薄錦硯算的上他的情敵了。

“她不會有事的。”

他隨口安慰了句,說:“她冇你想象中的那麼脆弱。”

那可是奧菲薇婭。

一手創立黑天組織,能靠著自己,讓那些鬼才都乖乖聽命於她的顧洛棲。

她的本事,大的很。

不會被這麼個小意外打敗的。

薄錦硯還是冇聽進去。

他的臉上,甚至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冷的像冰塊。

柏意也閉上了嘴巴,視線落在緊閉的手術室內。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

門終於打開了。

醫生見門外站了那麼多人,嚇了一跳。

“怎麼樣了?”

柏意急忙詢問:“她冇事了吧?”

“冇事,好在避開了要害處。你們送來的也及時,這會已經脫離危險了。”醫生抹了把汗,剛纔這些人一來,直接放了狠話,今天病床上的那位姑娘要是有任何閃失的話,他們這些醫生估計都吃不了兜著走了。

柏意剛要鬆口氣,就看見薄錦硯已經麵無表情的走了進去。

他手伸過去,想把人拉住,想了下,又縮了回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