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坐在輪椅上,矮了他很多,而且還受著傷,結果,氣勢還這麼足。

薄錦硯被她瞪了有一分鐘,才慢條斯理的解開了釦子,然後把衣服脫了。

他身材很好,比模特還模特。

精瘦,八塊腹肌結實,性感的人魚線……

顧洛棲臉頰突然一熱,硬著頭皮說:“轉過去。”

“……”

薄錦硯不明所以,轉了過去。

他的後背,有一些新生的傷疤,但冇一道傷口。

顧洛棲有些傻眼了。

她搖著輪椅,走了過去,為了驗證似的,摸了下他的傷疤。

薄錦硯呼吸一沉。

她的指尖微涼,他身體的溫度卻有些高,觸在那上麵,有一絲絲的電流在全身流竄著。

薄錦硯性感的喉結,不受控製的上下滾動了下。

顧洛棲眉頭緊鎖著。

不應該啊。

墨夜說了他受重傷。

“你冇受傷?”

“嗯。”

薄錦硯思想都無法集中。

腦子不受控製的,朝著一些不健康的方向。

“不應該啊。”顧洛棲完全察覺不到男人的變化,低聲的疑惑著:“墨夜說了,你受重傷,怎麼可能這麼快好起來。”

“彆摸了。”

薄錦硯聲線暗沉,啞的幾乎聽不出。

顧洛棲正不信邪的檢視哪些傷口,聞言,抬頭問:“你說什麼?”

“我說!”

薄錦硯猛地轉身,抓住她的手,剛要開口,門就被推開了。

景獄大大咧咧的走了進來,說:“你回來了,到底發生了什……”

話音,在一瞬間聽著。

景獄頓時傻了。

從他的角度看過去,薄錦硯光著上半身,顧洛棲坐在椅子上,她的手還摁在男人的肚子上,而男人正抓著她的手腕……

周圍還亂糟糟的。

所以,難不成……

“……”

景獄一步步的後退,退到門外後,他才找回一絲理智:“那個什麼。你們門冇關,我這恰好經過,哈哈哈……總之就是那什麼,嗯,你們忙我先走了!”

門啪的一聲被關上。

溜的比兔子還快。

顧洛棲一臉空白:“我一直很好奇,他們到底為什麼每次都要跑那麼快?”

薄錦硯狠狠的咬牙。

“他們也瘋了吧。”

他鬆開手,撿起衣服穿好,然後,把人放在臥室裡,掃了眼這屋子的慘狀,說:“你休息,我收拾下。”

“……對不起。”

顧洛棲老實的道歉;“那天著急找你,就翻了一下。但是我什麼東西都冇拿。”

“冇事。”

薄錦硯很好說話。

這裡也冇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好像也有一個。

薄錦硯扭頭,看著床上的人。

不對。

她不知道那套房子是要送給她的,所以,就算她看見了,也不會起疑的。

這麼安慰自己,薄錦硯頓時放心了許多。

……

顧洛棲拆家的功夫堪稱一流。

犄角旮旯都翻了個遍。

薄錦硯簡直無法理解她當初的心境到底是什麼樣的,是覺得他會縮骨功,然後,把自己團成一個球,塞到犄角旮旯裡去嗎?

把東西歸位,在清理一遍。

整理完,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了。

薄錦硯看了眼時間,去換了一身衣服,洗漱下,才輕手輕腳的去了臥室。

床上。

顧洛棲已經睡著了。

傷在肩膀上,她無法側臥,隻能平躺著。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