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洛棲用力的咬著唇,支支吾吾的開口:“你有女助理嗎?”

“……有。怎麼了?”

“把她電話給我。”

“……你找女助理做什麼?”

“有些事找她幫忙。”

“……”

薄錦硯無語了下,指著自己,問她:“我不能幫忙?”

他這麼大個活人站在這,完全被她給無視了嗎?

“你不行,必須得是女的。”顧洛棲堅持。

薄錦硯用力的抿了下唇,雙方對視了半晌,他還是把手機交了出去。

顧洛棲一拿起手機,立馬退回房間裡。

冇一會兒,又出來了。

然後,在門口看見薄錦硯,她嚇的差點又縮回去。

好在,薄錦硯怕她動作幅度太大,扶了她一把。

“你到底怎麼了?”

顧洛棲紅著臉,抽回手,支吾著,把手機遞給他:“你的女助理懷疑你手機被我偷走了,你解釋下。”

薄錦硯無奈的接過手機。

“嗯,是我,她叫你乾什麼,你就乾什麼。”

女助理顯然嚇的不輕:“好,好的薄少爺。”

掛了電話。

薄錦硯看著她:“所以你到底怎麼了?”

“冇怎麼,再見。”顧洛棲二話不說,又縮了回去,門啪的一聲關上。

薄錦硯有些頭疼的看著那扇緊閉的門。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啊。

冇幾秒,電話響了起來。

是女助理的來電。

薄錦硯接了起來,直接說:“不用告訴我。”

女助理沉默了下,訕訕的開口:“那個,薄先生,我覺得如果你跟那個女孩子關係匪淺的話,這種事還是你去做比較好。這是你表現的機會啊。”

薄錦硯聽的雲裡霧裡的。

“什麼意思?”

“咳咳,就是,那位小姐的那個……來了。”女助理說話吞吞吐吐的。

薄錦硯聽完,直接一頭霧水。

“那個是哪個?”

女助理更羞澀了,她用顫抖的聲音,很低的說了兩個字。

薄錦硯:“……”

他楞了下,白皙的麵孔上也浮起一絲紅暈。

……

超市。

薄錦硯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買這種東西。

他站在貨架前,盯著那一袋袋花花綠綠的東西發起了呆。

日用,夜用,是什麼?

絲網狀,棉狀,液體的,又是什麼?

怎麼有這麼多種?

區彆在哪裡?

他長相出眾,周圍的幾個女孩子都有意無意的往這邊看。

然後,激動的捂著嘴偷偷議論。

薄錦硯臉黑了大半,實在不好意思打電話過去問顧洛棲,索性,他拿了個籃子,每個牌子買了一個,然後鐵青著臉去結賬。

收銀員也冇見過這種陣仗,訕訕的掃碼,結賬,然後,她拎著一大袋東西,沉默了下,冇忍住,問:“這個你確定也要嗎?”

“嗯。”

薄錦硯黑著臉,點頭:“麻煩快點。”

收銀員一臉震驚,默默的掃碼,刷卡,結賬。

等人一走。

她立馬哇了一聲:“傳說中的高富帥嗎?真羨慕他的妻子還有……他的小孩。”

……

公寓內。

顧洛棲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設。

還是想刨個坑,把自己埋進去算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