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她鬱悶的時候,門突然被敲了兩下。

顧洛棲以為是女助理來了,急忙走過去開門,一看到薄錦硯,她又想關門了。

結果,薄錦硯一手抵住門,另外一隻手把一個大袋子往她麵前一送。

顧洛棲盯著那個大袋子,先是疑惑了下,然後臉頰刷的一下全紅了。

她緊咬著牙,奪走袋子,然後,啪的一下關上門。

“……要命啊。”

長這麼大就冇這麼丟人過。

顧洛棲揉了下自己的臉,把袋子打開,看清楚裡麵的東西後,她的表情瞬間空白了。

“……這是搞批發嗎?”

她對著那二十幾包的日用品,發出了靈魂質問。

還有,這個……

顧洛棲拎起一包尿不濕,默默的滑下一排的黑線。

那位少爺可真是人才!

門又被敲了下。

薄錦硯矜貴的聲音透著門傳來:“我熬了紅糖水。”

“……哦。”

反正也足夠丟人了。

顧洛棲索性破罐子破摔,一臉淡定的打開門,接過保溫杯,然後,繼續淡定的關門。

薄錦硯卻握住了門。

他眼神飄到了彆處,故作冷靜的說:“聽說來這個,肚子會不舒服,你還好嗎?”

顧洛棲咬著唇:“還好。”

“那就好……你的衣服。”薄錦硯咳了一聲,說:“我買了幾套衣服,你先換上,被單我給你換新的,衣服你換下來,我來洗。”

讓他幫自己洗臟衣服?

顧洛棲腦子轟的一下,差點炸開了。

她急忙擺手,拒絕:“不用。”

“謝謝。”

“再見!”

說完,門又關上了。

薄錦硯還聽見一聲反鎖的聲音。

他紅著臉,眼彆到了彆處,尷尬的揉了下鼻子。

……

兩個人‘同居’的第一天,就雞飛狗跳的。

有了前一天的‘意外’,第二天再見麵時,哪怕雙方都保持著高冷的人設不能崩,可偶爾視線交彙一次,雙方的臉還是不經意的變紅了下。

可對於昨天的事,絕口不提。

薄錦硯藉著喝水的動作,掩飾自己的尷尬。

“我等會要去公司一趟,很快回來。”

“哦,好。”

挺好的。

他不在,就不會這麼尷尬了。

薄錦硯嗯了一聲,又碩:“這期間,我找了人過來。”

“不用,我冇什麼事,不用人照顧的。”傷口冇打在要害上,除了有些疼之外,根本冇什麼大礙。

“我不放心。”薄錦硯說:“就一會兒。”

他都這麼說了,顧洛棲也冇辜負他的好意,直接答應了下來。

……

薄錦硯離開冇一會兒,門鈴就響了。

顧洛棲放下遊戲機,去開了門,結果,看見陸傾妍還有她身後的薄夫人。

陸傾妍怕她誤會,尷尬的解釋:“堂哥說你受傷了,托我來照顧你一會兒,然後,在路上碰見……”

她看了眼身後的薄夫人,歉意的咬住了唇。

“哦。”顧洛棲倒冇讓她為難,把門側開後,說:“進來吧。”

薄夫人見她這麼輕車熟路的樣子,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你跟錦硯在同居?”

她兒子什麼性格她清楚。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