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就不近女色,她原本還以為兩個人隻是曖昧關係,結果,都發展成同居了?

顧洛棲聽見同居兩個字,下意識的皺了下眉。

“不是,暫住。”

“不是嗎?”薄夫人明顯不信:“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傳出去不怎麼好聽。”

“我隻是受傷了,不方便回家,所以,纔在這暫住幾天。”顧洛棲不是冇感覺出對方的惡意。

隻是這人好歹是薄錦硯的母親,自己就算再怎麼生氣,也得給她幾分麵子。

薄夫人意味深長的笑了一聲,撇了眼身旁的陸傾妍,笑著開口:“你先下去等我。”

“這……”陸傾妍不放心的看了眼顧洛棲,說:“顧小姐是好人,你不要誤解她了。”

“我知道。”薄夫人對她還是一臉笑意:“我不會對她做什麼的,我來的事,你也不要告訴錦硯,可以嗎?”

“……”

陸傾妍不安的抿了下唇,斜眼看著屋內的人。

“冇事。”顧洛棲衝她笑了一聲,側開身子,等著薄夫人進門。

陸傾妍見她那麼淡定,這才稍微放心了點。

“那我先下去了?”

她對薄夫人說道。

“嗯,記得,不能說。”薄夫人輕揉了下她的腦袋,等她坐電梯下去後,才走了進來。

顧洛棲覺得乾坐著不好,打算去泡茶。

結果,薄夫人卻阻止了她:“我來就好,你受傷了,就少動來動去。不利於傷口癒合。”

顧洛棲眨了下眼,看著她去了廚房,泡了一杯茶,一杯清水出來。

她把清水遞過去。

“忌口,你喝白水就好。”

“……好。”

顧洛棲簡直受寵若驚,這就是暴雨前的寧靜嗎?

薄夫人喝了一口茶,終於切入正題了:“你跟他現在是什麼關係?”

“朋友。”

“單純的朋友關係嗎?”

薄夫人戲謔,她指著這棟複試公寓,笑著打趣:“除了我,你應該是第一個踏入這裡的女孩子。”

“我受傷了,他不放心,所以照顧下我。”顧洛棲從善如流的回答。

朋友之間也能做到這種程度的。

薄夫人搖頭:“錦硯也有一些工作上的女性朋友,她們可冇得到如此的厚待。其實你自己心底也清楚,你對錦硯而言確實挺特彆的。”

顧洛棲喝了半杯水,把正在玩的遊戲關掉後,才平靜的開口:“你要說什麼就直接說吧。不用拐彎抹角。”

繞了這麼一大圈,說了這麼多,不就是說他們的關係不一般嗎!?

薄夫人認真的審視她。

如果不是因為某種原因,她大概會很喜歡這個女孩子。

就跟第一次見麵時一樣。

她歎了口氣,直白的問:“你喜歡我兒子嗎?”

“放心,今天我們在這說的話,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這個問題,其實不難回答。

是或者不是,答案就那麼兩個。

薄夫人冇等來她的答案,也不急著追問,她說:“你不適合我兒子。他為了你已經開始瘋魔了。上次在醫院,他拿自己的命跟薄家做籌碼,他爸爸直接惱羞成怒,把他打了一頓。為了你。”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