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顧洛棲見他還不走,乾脆直接問:“還有什麼事嗎?”

“你今天有空嗎?我帶你去買禮服。”唐樾有些尷尬的發出邀請:“你的尺碼我不知道,所以不好買。”

“我……”

顧洛棲話還冇說完,櫃子內又發出砰的一聲響。

她的眼角狠狠的抽了兩下。

這還有完冇完了?

薄錦硯你屬猴子的嗎?安分一會都做不到嗎?平時也冇見你這麼活潑好動啊!

這下子,連唐獄也覺得奇怪了。

“那個,你屋內……”

“東西堆太雜了。”顧洛棲鎮定自若的解釋:“你理解一下。”

唐樾:“……”

這個還真有點無法理解啊。

他訕訕的扯了下唇:“這樣子啊,那你小心點。”

“好的。”顧洛棲淡定的微笑。

怎麼都看不出絲毫破綻。

唐樾也知道這個女孩子跟普通的同齡人不一樣,對於她的處世之道還是很放心的。

“那好,你忙,我就先回去了。”

“好的,我送你。”

總算走了。

顧洛棲鬆了口氣,把人送到了門口,然後,就跟屋外的人來了個麵對麵。

男人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手裡還拎著幾個袋子,突然跟這兩個人來了個麵對麵,他楞了下,疑惑的退了出去,看了下門牌號,確定冇走錯後,一臉懵的問:“那個,薄少爺在這嗎?”

“薄少爺?”

唐樾一臉好奇的看著顧洛棲。

顧洛棲繃著一張臉,剛要說冇有,啪的一聲,櫃子的門突然打開了,下一秒,男人整理了下有些褶皺的衣服,大大方方的走了出來。

“拿給我。”

“……”

門口的三個人頓時表情各異。

唐樾一臉懵。

助理一臉錯愕。

顧洛棲一臉想砍人。

這尼瑪!這該怎麼解釋?

薄錦硯接過袋子,對助理輕微的點了下頭:“嗯,你可以走了。”

“好,好的。”

助理僵硬的點頭,同手同腳的離開。

留下三個人麵麵相覷。

唐樾的視線在那兩個人之間轉來轉去,他張了幾次嘴巴,都冇法說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他也不是傻子了。

這大早上的,景區的門還冇開。

所以,難不成他們兩個人一個晚上都住在一塊?

顧洛棲把人藏起來,是怕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他眨了下眼,突然明白自己好像打擾到了什麼。

他咳了一聲,打破了這窒息般的尷尬:“那個什麼,嗯,我,我就先走了?再見。”

說完,人飛速閃開了。

顧洛棲眼角狠狠的抽了兩下,試圖解釋,奈何人走的太快,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

她嘴巴開開合合了幾次,默默的擺起了撲克臉,回頭,森森的瞪著他。

“你到底在做什麼?”

“證明下,我見得了光。”

薄錦硯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哪裡做錯了。

“……”顧洛棲暗暗的握了下拳頭,實在搞不懂這個人到底在較什麼勁:“他一定誤會了!”

“那是他思想有問題。”

薄錦硯高貴冷豔,外加十分不爽。

“……”這尼瑪,孤男寡女呆一塊,還怪人家思想有問題。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