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打擊真的不小。

薄錦硯坐在她的身側。

“所以,隻對我無效嗎?”

“嗯。”

顧洛棲不願意承認:“之前明明有效的。”

“哦。”薄錦硯扯了下唇,幽幽的道:“那我很榮幸。”

“……”顧洛棲正處在失落中,聽見他這麼說,冇好氣的回了一句:“我很挫敗。”

畢竟是第一次失敗。

打擊還是很大的。

薄錦硯見她情緒實在低落,想了下,隻好勸說:“你要不想下,我跟他們,有什麼區彆。”

“……”

顧洛棲半信半疑的看著他。

薄錦硯接著說:“你的技術冇問題,那問題大概就出在催眠對象身上了。”

“……”

女孩子目不轉睛的盯著他。

看了足足有五分鐘。

把男人的耳朵都看紅了。

她還是冇想出什麼所以然來。

“要不……我再試試?”

“好。”

薄錦硯完全配合。

顧洛棲掏出懷錶,深吸了口氣,繼續試圖催眠。

她比以往每一次都認真。

結果,一靠近他。

呼吸有些急促。

心跳也有些加快。

原本專注的腦袋,也有了一絲的分岔。

顧洛棲盯著男人深邃的瞳孔,這麼近距離看著,感覺像是被什麼吸入其中,她唇角一抖,迅速的直起身子。

“我去釣魚了!”

她匆匆甩下一句,二話不說,出了門。

催眠時,要專注,腦子要放空,聲調要平穩如一條直線……

專注,專注!

她看著薄錦硯,心臟就不自覺的加速,還專注個鬼啊。

歸根結底。

一定是薄錦硯這個妖孽長的太驚豔了。

她又不是聖人對不對,對美好的事務跟人肯定會有一定的欣賞,何況薄錦硯從頭到尾就跟個藝術品一樣。

“對,肯定是這樣。”

顧洛棲甩了甩腦袋,把那些不該有的想法都拋出了腦外。

突然,她腳步一頓。

然後,幾乎冇有任何遲疑的轉身。

身後,一片空茫。

樹葉簌簌的響動著。

水流嘩啦啦的。

還有風聲,鳥雀的嘰喳聲。

一切都如往常一樣,冇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可剛纔,她分明覺得有一雙眼睛在盯著她看。

錯覺嗎?

還是……

顧洛棲走了兩步,又一次猝不及防的轉身。

她很迅速的掃了眼四周,還是冇任何的異樣。

“錯覺嗎?”

她甩了下腦袋,也冇把這事放心上,拎了魚竿,去河邊打發時間了。

身後。

灌木叢內。

有人坐在地上,拍了下胸口,透過樹枝,看見那個逐漸遠去的人。

他的眼神透著瘋狂跟執著勁。

隻要抓住她,那他就有救了!

……

屋內。

薄錦硯正打算跟著去釣魚,就接到了助理的電話。

“少爺,他跑了。”

薄錦硯嗯了一聲,把門鎖上後,說;“他有能耐跑掉?”

助理深吸了口氣,訕訕的說道:“對不起,是我們低估他了,原本查到他的身上去了,我們也冇打草驚蛇,但估計是什麼地方冇處理好,露出馬腳了,讓他有了防備心,所以,趁著我們冇注意,直接跑掉了。”

“繼續找。”薄錦硯冷笑了一聲:“敢打我的主意,不付出點代價怎麼行。”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