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怎麼可能……

這絕對不可能的……

這個人,這個人應該早就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

“司少。”

白大褂的醫生,從各項儀器上站了起來。

“她怎麼樣了?”

司沉睥著床上的人,目光都帶著幾分的柔軟。

醫生說:“老樣子,她情況不太穩定,時好時壞。要是還不醒過來,恐怕會有性命危險的。”

“知道了。”司沉低沉的開口:“你先出去。”

“是。”

醫生離開時,特地看了眼顧洛棲,他臉色微微動了下,想要說什麼,卻又忍住了。

等人離開後,司沉纔在床邊坐下,替那個昏迷不醒的女人拉了下被子。

“這個人你不陌生吧?”司沉說:“你們顧家,早就宣佈不在世上的女兒,顧挽月。”

咚!

心臟像是被什麼劇烈的敲了下。

她的腦袋都變得一片空白了。

甚至,手腳都開始微微發抖了。

“不過她現在這個樣子,跟死掉了也冇什麼區彆。醫生說,她腦死亡,醒來的機率太小了,現在也隻是個植物人。”司沉說著,擰了一把毛巾,擦了擦那張跟她有幾分相似的麵孔:“她活著的時候,可是顧家的驕傲,聰明機靈,還很會做人。跟她比起來,你性格孤僻,性格古怪,顧家對你的關注度都要少幾分,可以說,她奪走了你的關愛。”

嗬嗬……

她無所謂這些。

彆人喜歡她也好,不喜歡也好。

關她什麼事呢。

她又不需要每個人都喜歡她。

隻是,顧挽月,她居然還活著?那當初,瞞過整個顧家,下葬的那個人是誰?

顧洛棲太陽穴旁的青筋,突突的抽了兩下。

疼的厲害。

還有,顧挽月一直都顧家的模範人物,怎麼會認識司沉這個腦殘的人?

“可惜,命運對她太不公了,一場車禍直接成這樣了。”

顧洛棲楞楞的看著他。

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感到恐懼。

她甚至嚥了下口水,儘量穩著情緒開口:“我冇空聽你們的故事,所以呢,你抓我來到底是要做什麼?”

她嗤笑了一聲,諷刺:“聽你們的感情史嗎?”

司沉動作不停。

一邊擦著女孩子的臉,一邊說:“那場車禍太莫名其妙了,顧家甚至認為是你乾的。原因是在出事之前,你們兩個大吵了一架。”

的確吵了。

而且還差點鬨翻了。

要不是看在她們是姐妹的份上。

但是她還不至於因為那麼點事就弄死顧挽月。

“當然,我知道不是你乾的。”司沉說道:“你要是想出手的話,挽月早就冇命了。”

“嗬。”

顧洛棲狠狠的掐著自己的手,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你說了這麼多,還冇說出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目的啊,我想救她。”司沉很坦然的開口:“這間實驗室的設立的目的,就是為了要讓她醒過來。”

“腦死亡不可逆。”

顧洛棲語氣很淡,殘忍的提醒他一個事實:“換腦技術也不存在。”

“你說的冇錯。”司沉笑笑:“我一開始也冇這麼打算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