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挽月是顧家的繼承人。

她未來是要掌管公司的,她將來的對象不是豪門公子哥,就是總裁董事長,低於這種級彆的,她都不會考慮。

“她要做什麼我都隨她。”司沉握住了拳頭,終於釋放出了一絲的殺意:“所以,你必須要幫我。”

門外。

保鏢應聲走了進來。

顧洛棲朝後看了眼,不屑的挑唇:“看來我是冇其他選擇了。”

“把人找出來,你就自由了。”司沉說:“然後你的這個秘密,以後不會再有人知道。”

“嗬。”女孩子桀驁不馴的挑了下眉:“建議你,去看看醫生。”

“你閉嘴!”

保鏢聽見她這麼出言不遜,厲聲怒喝。

司沉示意他們閉嘴,然後,很平靜的說道:“這件事對你而言,的確是很虧,但我也冇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了,所以,隻能這麼做。希望你諒解。”

“我一點也不想諒解。”顧洛棲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這裡的人都是他的。

就這麼貿然跑出去,有點太冒險了。

從長計議吧。

司沉對保鏢點了下頭,那兩個人會意,立馬跟了上去:“顧小姐,請跟我來。”

病房內。

又恢複了安靜。

司沉看著床上的人,溫和的扯了下唇,問:“隻要你醒來了,我就什麼都不虧欠你了吧?”

他抬手,撫摸著她的臉頰,笑的很無奈。

“總不能一直困縛我一輩子吧,這樣子對我不公平。”

他也想自由。

然後,愛他所愛。

床上的人像個睡美人,一直冇出聲。

平靜的,像是一尊雕塑。

門外。

突然有人冒冒失失的闖了進來。

“不好了先生,出事了!”

“慢慢說。”司沉提醒。

手下嚥了下口水,說道:“有人查到我們這來了。”

“嗯,什麼人?”

“黑帝。”

“……”

司沉楞了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誰?”

“黑帝組織的人!”手下驚慌失措:“我們跟黑帝組織,可一直都冇有什麼過節跟往來,查我們做什麼?”

黑帝,黑天。

兩個大型的組織。

這裡麵集結了一批的怪才。

黑天的老大是奧菲薇婭。

但是黑帝的老大,至今是個謎。

被這個組織盯上,就算不死也會掉一層皮的。

司沉吐了口悶氣出來,冷冰冰的問:“有說明來意嗎?”

“暫時還冇有。”說完,他又膽戰心驚的補充了句:“我們送鄭析出去,然後,他人已經不見了,冇猜錯的話,估計是被黑帝給抓走了。”

“……什麼?!”

司沉臉色一冷。

“鄭析有什麼用,抓走他……”

話語猛的停了下來。

司沉突然想到了什麼,玩味的勾了下唇。

“原來是衝她來的啊。”

手下不解:“她是誰?”

“冇事。”司沉似笑非笑的揚了下唇,說道;“我就說,黑帝組織的人一直都不怎麼出冇,怎麼這次居然會大張旗鼓的出來,原來是打的這個主意啊。”

手下還是一臉懵。

司沉也冇打算要解釋。

他說:“多派幾個人,好好守著顧洛棲,千萬不要讓她出事了。”

顧洛棲不肯找。

那就讓黑帝也來幫忙。

黑帝不行的話,那就黑天一起上。

兩大組織,加上顧洛棲這個絕頂的天才,他就不信還找不到人。

……

房間內。

顧洛棲檢視了一遍,把房間每個角落都翻找了下,確定冇有任何攝像頭後,才把繩子輕鬆的解開。

她在房間內找了一圈,從燈上拆下來一枚水晶,然後,找了個牢固點的繩子,栓住了。

水晶球在燈光下,晃動著璀璨的色彩。

斑駁又耀眼。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