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洛棲狠狠的攥了下拳頭,素白的小臉上浮起一抹濃濃的殺氣。

一旦被她找出來那兩個人是誰,她一定讓他們體驗一把,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第二天。

一吃過早飯,顧洛棲就帶著沈如依出門了。

沈如依還是很忐忑。

自從她生病之後,見過不少醫生了,每個人都說冇辦法,她自己都不抱什麼希望了。

顧洛棲安慰了半天,才讓她放寬了心。

到了醫院,墨夜親自出來迎接。

沈如依受寵若驚,見他氣度不凡的貴公子模樣,嚇的鞠躬了下:“醫生你……”

“彆彆彆,千萬彆!”

墨夜急忙把人攙扶住,汗顏道:“你這一拜我可受不了!”

開玩笑,這位很可能就是薄錦硯未來的嶽母啊!

沈如依比他還懵,求助的看向了自己的女兒,這位年輕醫生小小年紀就有大成,而且還這麼謙虛,真是難得啊。

顧洛棲也不解。

墨夜咳了一聲,說:“先進去吧,夫人,我先給你做個全麵的檢查。”

“這個,已經檢查過了。”

沈如依說著,從顧洛棲手上接過體檢單。

墨夜搖頭,解釋:“是這樣子的,昨晚連夜讓人從國外調了三台當今最先進的儀器回來,夫人你這病潛期太長了,我打算從根源治起。”

“從國外調……那,一定花銷很大吧。”沈如依有些說不出口:“那個費用可以先記賬嗎?我可以分期還嗎?”

“說什麼呢,夫人。”墨夜小心的攙扶著她進去,戲謔道:“我可一毛錢冇出。某人動用了他自己的私人飛機,出動了一整個團隊談判,才把那三台機器買下來。”

說著,他拿曖昧的眼神撇了眼顧洛棲。

沈如依聽不懂這話,她不解的看向了顧洛棲。

顧洛棲遞給她一個安心的笑意,把人送到體檢室後,才緩緩的蹙起了眉頭。

她琢磨了一番,內心隱隱有了個猜測。

顧洛棲打開微信,輸入一行字。

熱心市民小顧:那三台機器你買下來的?

過了一分鐘,薄錦硯纔回,高冷的一個字:嗯。

顧洛棲想了會,很坦然的回了一句:你對你朋友可真好。

一定是因為薄錦硯的那個朋友也得了疑難雜症,薄錦硯才費了那麼大的功夫,把這三台儀器空運過來,自己這邊剛好跟著蹭到了。

這次,那邊冇立馬回。

隔了半個小時,薄錦硯又回了一個嗯。

顧洛棲默默的尋思起賺錢的法子了,這三台儀器的費用加空運費人工費,她起碼得承擔一半。

……

又過了三個多小時。

體檢室的門纔打開。

“怎麼樣?”顧洛棲有些焦急的問。

“你放心把,堵上我的名號,一定讓你母親痊癒。”墨夜一邊鬆動筋骨,一邊說道:“她最近喝中藥,很大程度上控製了病情的惡化,但是今後,開始服用西藥了,所需的藥,是我自己研發出來的,市麵上冇有,我等會讓人拿給你。中醫那一套的話,你晚上繼續幫她鍼灸,就按照那個人教你的那幾招,紮她的穴位,這樣,她比較好安眠。”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