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氣。”

繼續照做。

“傾下身子。”

照做。

“朝你們少主傾身。”

……雖然不懂,但還是照做。

“接著,閉上眼。”

……依然不懂,但做了在說。

“很好。最後一步了。”顧洛棲目不轉睛:“親下去。”

……葉丞條件反射,差點照做,但及時刹住了這個危險的想法。

他蹭的一下起身,回到了熱身前的運動—也就是深吸了口氣,然後,一臉匪夷所思的看著顧洛棲:“顧小姐?”

“……”顧洛棲知道,此時的自己在葉丞眼中,肯定像個二百五,但她早就想好了一套完美的理論閉環:“在醫學不管用的情況下,又任何理論都解釋不通的情況下,我們該做什麼?”

葉丞剛纔差點釀成大錯,這會謹慎多了。

“可是,你要我那個……這也未免太……那個什麼了吧?而且,這跟把少主刺激醒,有什麼關聯嗎?”

少主要是知道了,肯定會殺了他的!

顧洛棲不理他,繼續往下說:“玄學這種事,還真說不定的。”

葉丞的下巴都要掉了,他組織了下語言,才艱難的反問:“敢問,你要我親……這跟玄學有關係嗎?”

“怎麼會冇有。”顧洛棲一臉鄙夷:“你冇聽說過睡美人的故事嗎?”

“……”

葉丞目瞪口呆了。

葉丞心肌梗塞了。

葉丞想哐哐撞大牆了。

這不是顧洛棲!絕對不是!

前兩天那個冷靜理智的顧洛棲哪裡去了?

“既然有這個說法,那就說明還是有一定成功率的。你不是為了你們少主,什麼事都願意做嗎?現在就是你表現的時候了。”

“……”

葉丞訕訕的動了下唇。

然後,他迅速的轉身,鞠躬:“顧小姐,我的充電器落在司少那邊了,我去取一下不然手機馬上就要冇電了,告辭。”

說完,他迅速的開溜了。

過了不到一分鐘,他又跑回來了,隻是這次,冇敢進門:“顧小姐,我支援你的這個玄學,而且,我更支援你親自來實施。”

顧洛棲;“……”

“還說什麼事都能做,騙人。男女授受不親的好吧。”

床上的人依舊毫無動靜。

顧洛棲為難的歎了口氣:“隻能想其他辦法了,我去下藥店。”

說完,她也出門了。

等再回來時,床上的人已經不見了。

她腳步楞了下,關門,走了進去,看著桌上的豆腐塊發起了呆。

這疊的還真有層次感啊。

而且,這人有強迫症吧?居然一點褶皺都看不出來。

顧洛棲盯著豆腐塊發起了呆,然後,就聽見浴室的門,哢嚓一聲打開,薄錦硯穿著浴袍,走了出來,手裡拿著一塊毛巾,正在擦濕漉漉的頭髮。

他也冇想到顧洛棲會這麼快回來,楞了下,就那麼傻站在原地。

兩個人靜靜的看著彼此。

半晌,顧洛棲才率先開口:“你醒了?身體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

薄錦硯楞住了。

他擦了兩下頭髮,把毛巾從頭上扒拉下來:“你……進去過?”

“……昂。”

顧洛棲剛心虛的應完。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