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是的。”葉丞一臉的艱難,他咳了一聲,弱弱的告訴他:“你昏睡的這幾天,大概不知道,現在,顧小姐已經成為你的未婚妻了。”

“……”

薄錦硯瞪大了眼。

“這個訊息,傳的到處都是。幾乎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是那位唐樾少爺做的,是顧小姐被綁架之後,他怕出事,所以,臨時捏造了這一事,企圖利用你的名號,來保無人敢對顧小姐下手。出發點還是好的,就是現在大概,鬨的有些過頭了。”

全世界知道薄錦硯的人,大概都知道他有個未婚妻,名字叫顧洛棲了。

“……”

薄錦硯楞了許久,表情都冇辦法調整到平時的冷靜剋製。

“你父母那邊,也知道了這事。”

葉丞邊說著,邊觀察他的表情。

看到最後,他幾乎都要心驚膽戰了。

“少主,這個,唐樾少爺也是好心的。而且,他估計是誤會你跟顧小姐什麼了。”

“……我知道了。”

薄錦硯好半天,才調整過來。

“我來解決。”

葉丞立馬鬆了口氣,然後,想到了一件非常過分的事。

“少主,還有個事,關於顧小姐的。”

“嗯。說。”

薄錦硯很心不在焉。

甚至連臉上的表情都淡的幾乎看不見。

未婚妻,未婚妻……

他的未婚妻……

葉丞提起這個事就咬牙切齒,他握著拳頭,每個字都像是從牙縫內擠出來的;“你知道,顧小姐有多過分嗎?她簡直,簡直喪心病狂……”

話還冇說完,薄錦硯就冷冰冰的抬起了頭。

“你說什麼?”

葉丞噎了下,默默的改口:“不是,我不是在罵她。”

薄錦硯頷首:“嗯,晾你也冇這個膽量。”

“……”葉丞淚流滿麵了,他為什麼可以預知在不久的將來,少主會淪陷的多麼徹底呢。

這個肯定是錯覺。

肯定是!

“少主,事情是這個樣子的,在你昏睡的時候,顧小姐把我叫過去了。”

“嗯,然後呢?”

薄錦硯還是很抹布精心。

葉丞深吸了口氣,被顧洛棲欺負的眼睛發都紅起來了,他堅強的控訴道:“她居然要我親你!”

“……”

食堂內,安靜了下來。

薄錦硯還懷疑自己聽錯了。

手下也默默的恨不得良就地遁走。

這不是他們免費可以看的!不是!

“你,說什麼?”薄錦硯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你說她要你親……”

“是的,冇錯,就是你理解的那個意思!”葉丞用力握緊了手,傷心欲絕,忍辱負重等種種情緒在他臉上閃過,他隻要一想到過去,就不由的悲從中來:“她太過分了,她還跟我說,這是玄學。科學的儘頭就是玄學。還說睡美人的故事都是有依據的。真的太過分了,是不是?”

身後幾個手下都很想點頭。

是啊。

對啊。

為什麼她自己不親呢?

薄錦硯也在震驚之餘,問出了這個疑惑:“她為什麼不親?”

“……因為顧小姐說了,男女授受不親。”

說起這個,葉丞頓時老淚縱橫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