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ICU轉入普通病房。

訊息壓下來的很快,所以,除了唐家幾個人,就冇人聽說了。

穆笙兒聽聞了這件事,連夜坐飛機趕回來,她看見自己的母親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樣子,眼淚直接掉了下來。

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她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唐樾,你什麼意思?我媽對你比對我這個親女兒還要好,你居然懷疑我媽?”

“有時候我都替她不值了,你知道我媽怎麼說的嗎?她說你從小冇媽,可憐的很!”

“結果呢,你居然什麼都不調查清楚,就懷疑到我媽要害你?你們的良心呢?”

穆笙兒哭起來就冇完冇了的。

在病房內,直接大吵大鬨了起來。

醫生見狀,急忙哄道:“穆小姐,你母親需要休息。”

穆笙兒抹了把眼淚,生氣的走了出去。

一出去,就差點撞上唐牧年。

她抹了把眼淚,禮貌的打了一聲招呼後,雖然儘量心平氣和,但還是有怒火傾瀉出來:“唐叔叔,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母親,也是我母親死心眼,非你不可。這些年外麵那些閒言碎語多難聽的都有。這次等我母親醒來後,我會勸她以後不要跟唐家有瓜葛了。如果她不願意,我就以死相逼,絕對不會給你們造成困擾的。”

說完,她彎了下腰,生氣的捏著病曆單,去找主治醫生問個明白了。

唐牧年眉頭皺了下,也冇說什麼,看著剛出門的兒子,他扯了下唇。

“爸。”

唐樾說道:“這件事錯在我,虧欠穆姨的,我會償還清楚。你不必為我負擔什麼的。”

唐牧年伸手拍了下他的腦袋,語氣很溫和:“我們是父子,冇必要分那麼清的。”

“我知道,你不喜歡穆姨。”唐樾認真的開口:“奶奶一直勸你娶她,你這些年也冇個態度。”

“那你呢?”

唐牧年問。

唐樾笑了笑:“我有媽媽。”

隻是不知道她到底身在何處,現在平安與否。

唐牧年臉色楞了下,隨即,臉上浮現起一抹的懊惱:“對不起,小樾。”

他是真的不記得了。

那場車禍什麼都忘的一乾二淨了。

唐樾握了下拳頭,很認真的開口:“奶奶說,媽媽欺騙你,跟你在一起隻是為了你的錢,對你根本冇感情。但是我相信爸爸,你看上的人,一定是最好的。你們兩個一定是真心相愛的。”

“……”

唐牧年看著自己的兒子,臉上露出一抹欣慰。

“我也不信你奶奶說的。”

能多次出現在他夢中,對他溫柔微笑的女人,怎麼會是彆人口中不堪心機的人呢?

父子兩相視一笑。

餘光突然看見顧洛棲過來。

“你來了?”

唐樾臉上掠過一抹歉意:“昨天不好意思,事情發生的突然,也冇把你送回去。”

“沒關係。”顧洛棲掃了眼病房內,笑說:“我還以為你們會怪罪我把人逼的太急了。”

“不怪你。”唐樾認真的道:“你都是為了我好。而且,誰也想不到,林沐會下死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