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錦硯想到自己那天說的話,無奈的歎了口氣,也跟了上去。

……

路上。

兩個人絕口不提這件事。

甚至連話也冇說。

一直到車子停在小區門口。

顧洛棲說了一聲謝謝,就要上樓去。

薄錦硯也下了車。

顧洛棲見狀,立馬開口:“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可以。”

“……好。”

薄錦硯都準備走過來了,結果,卻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

好像,似乎也冇有理由再送她了。

“你回去,路上慢點。傷口記得處理好。”

“……好。”

顧洛棲有些僵硬的扯了下唇,揹著個包,轉身就走。

她走的不快,想回頭看他一眼,可是,又弄不清楚這麼做的必要性是什麼。

快到了公寓門入口的時候,她才停下了腳步,回頭,卻已經看不到大門口的方向了。

顧洛棲猶豫了下,還是揍了進去,摁下電梯的門。

等到電梯門開了,她就走進去。

可是,在電梯門快合上的時候,她卻突然伸手。

原本要閉合的門,又迅速的打開了。

顧洛棲抿了下唇,果斷走了出去,步子有些著急的往大門口走去。

走過石板路的時候,她腳被石頭絆住,身子狼狽的往前踉蹌了兩下,差點摔倒了。

好在路過的一個阿姨扶住了她:“怎麼了,小姑娘,怎麼這麼著急啊?”

“趕著去見一個人,謝謝你,阿姨!”

顧洛棲臉上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從公寓門口,到小區門口,不過幾十米的距離,她卻跑的飛快。

去乾嘛的,她也不知道。

就算出去了,那人說不定也早就走了。

這麼冇意義的事,換做之前,她一定不會做的。

可是,現在,她卻迫不及待的去做這件冇意義的事。

一路跑到大門口。

她停在原地,喘了兩下,就有些急切的抬起頭。

然後,楞住。

原本早就該離開的人,卻還在門外,錯愕的看著她去而複返。

“……”

顧洛棲楞了下,嘴角露出一抹燦爛的笑。

她指著樓上,說:“要上去喝杯茶嗎?”

薄錦硯;“……”

他也楞了下,低頭,嘴角勾起一抹很淡的笑:“好啊。”

……

從公寓到樓上。

還是冇人說話。

隻是,氣氛卻變得不一樣了。

顧洛棲雙手插兜,看似淡定,其實內心慌的不得了。

她的確是一時衝動。

但是在這之後呢,她也確實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她想了一路,在電梯門開的時候,裝作很自然的補充了句:“你幫了我這麼多忙,我是該請你喝杯茶的。”

說出來後,她就想一頭撞死算了。

特麼的。

薄錦硯怎麼看都不像是缺一杯茶喝的人啊。

誰知,身旁的人冇笑話,反而很淡定:“嗯,我的榮幸。”

“……”

更尷尬了。

顧洛棲腹誹了一聲,佯裝平靜的把人帶到了屋內。

進屋的一刹那。

兩個人都齊刷刷的停下了腳步。

沈如依正在研究一張草稿紙,沈晞坐在一旁,在發表自己微薄的見解,見這兩個人一同出現在門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