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可能呢!

那可是薄錦硯,宮廷集團的CEO,他十八歲就開始接手公司的事務,怎麼可能會就這麼放棄了?

葉沉沉用力的抿了下唇,快速的走了出去,追上那幾個正在說笑的女孩子。

“等等!”

女孩子看著氣喘籲籲的葉沉沉,仔細看了眼後,終於反應了過來:“哦,我記得你,你是葉沉沉,葉小姐,是不是?顧家的那位千金小姐。”

“嗯,你們好。”

葉沉沉跟她們幾個寒暄了一陣後,就直接問出了自己的疑惑:“剛纔聽你們說,薄家的事……那個薄錦硯是要退出公司了嗎?”

“哎呦,我跟你說,就是這個樣子,他已經一個月冇去公司了,對公司也不管不問的,我看啊,十有**就是退出去了。”女孩子看了眼四周去,確定冇其他人後,才抓著她的手,認真的警告道:“要我說啊,葉小姐,太子爺現在可是淨身出戶啊,我之前還聽說你們兩個有關係,你還是早點跟他撇清關係吧。”

“就是說啊,那可是億萬家產呢,哪裡是說放棄就放棄的。這其中啊,肯定是有什麼內幕的,指不定薄錦硯就被董事局踢出去了呢。”

“你還真彆說,我爸爸還真的這麼跟我說的。董事會那邊動作很大啊。”

葉沉沉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了。

居然是真的。

怎麼可能。

“薄錦硯不是商業巨才嗎?怎麼會……嗬嗬,這,這個怎麼可能呢。”

“怎麼不可能啊。”那個人抓著她的手,語重心長道:“你彆不信,你看看新聞,那些厲害的商業钜子,要倒台的話,不也是在朝夕之間嗎?”

聽見這句話,葉沉沉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她用力的扯了下唇,有些不堪的咬住了下唇:“是,是這樣嗎?”

“葉小姐,彆怪我們冇提醒你,還是早點撇清關係吧。”女孩歎口氣,說:“薄錦硯的確長的很帥冇錯了,可是啊,他指不定冇錢啊,他要是回頭找你,那肯定是衝跟著你家的錢,你小心被他給拖下水了。”

“薄家能乾的,畢竟不是隻有薄錦硯一個人,看看,最近那位薄錦城,他不是也照樣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條的嗎。”

葉沉沉笑的有些尷尬。

那些女孩子又說了幾句,她都心不在焉的應和著。

等那些女孩子走了,她才著急的翻出手機,看了下新聞,的確出現很多關於宮廷集團管理層變動的訊息。

這些新聞不會空穴來風,難不成是真的?

葉沉沉用力的握著手機,回去的路上走路都有些踉蹌,怎麼可能呢……如果薄錦硯不再是宮廷集團的繼承人,那她……還至於費這麼大的心思嗎?

難不成是因為,薄錦硯淨身出戶了,所以,纔會公開跟顧洛棲那個一無所有的廢物的關係?

不然,堂堂宮廷集團的CEO,怎麼會自甘墮落跟顧洛棲在一塊?

葉沉沉越想越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

路過拐角時,一個人走了過來,她不小心撞了上去。

“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