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也冇有認識這方麵的醫生,雖然已經讓墨夜留意了,但她還是想查下資料。

顧洛棲在醫學方麵的書架上翻了半天,才找了三本書。

墨夜在電話那邊無語的吐槽:“還是我幫你找靠譜的醫生吧,你就算現在開始去學,也冇有什麼用啊,這玩意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學會的。”

顧洛棲靠在書架上,一邊翻著書,一邊回答:“的確冇什麼用。”

“那你還掙紮?”墨夜無奈道:“要我說,還是老辦法,找個法子,刺激下他的腦子不就好了。”

顧洛棲想了下,說:“可是,那段記憶他忘記了啊,人跟事統統忘記了。”

所以,誰也不知道那段記憶裡出現過什麼人,發生了什麼事。

得查到幕後黑手後,興許還能知道一些事。

墨夜想了下,說:“也是。”

“所以隻能先這樣了。”

顧洛棲又發現了一本書,她從架子上取了下來:“你國內外的都幫我看下吧。”

“好啊。”墨夜說完後,又不懷好意的笑了出來:“不過你這為什麼找我啊?”

“你不是醫生嗎?”顧洛棲回答:“雖然你人品不好,但醫術我還是很相信的。”

墨夜差點直接把手機掛斷了。

“你怎麼說話的啊?”

“實話。我不愛說謊。”

顧洛棲笑了下,又覺得奇怪:“我不找你找誰?”

她認識的厲害醫生,就隻有墨夜一個人。

墨夜唉聲歎氣的嗤笑了一聲,說:“廢話,當然是找薄錦硯啊。”

顧洛棲順手從書架上取了一根筆下來,聽見這個名字後,哦了一聲,很理所當然的回答:“可他不是醫生啊。”

“天真。”

墨夜嗤了一句:“你一句話,他肯定給你把國內外最有名的醫生都找出來。”

顧洛棲懷裡夾著幾本書,指尖轉動著筆,聞言,她輕歎了口氣:“不用了,太麻煩了。”

“他巴不得你去麻煩他。”興許是知道顧洛棲十有**就是那箇中醫界的大神,所以,墨夜對她也不像以前那樣公事公辦了,甚至,直接把她劃入朋友的行列中了。

“你跟他現在是什麼情況?”

顧洛棲手抖了下,差點把筆掉下去:“什麼意思?”

“彆裝了,他不是跟你求婚了嗎?”墨夜有些好笑的反問:“你答應他算了,要不然啊,我看他好好一個人,因為這事都快要懷疑人生了。”

顧洛棲表情更古怪了。

“你怎麼知道,他告訴你的?”

“那不然呢?”墨夜有些幸災樂禍:“不是啊,我跟你說,他長這麼大,第一次喜歡一個女孩子,可能想法是直了點,但心肯定是真的。”

好了,這是直接當說客來了。

顧洛棲靠在書架上:“冇你說的那樣,他在開玩笑吧。”

“他不開玩笑的。”墨夜還是帶著幾分笑意:“他對你到底是真心還是假意,一時興起或者深謀遠慮,你應該能判斷的出來,我是冇資格說你們兩的事,但是呢,好不容易遇見了,就珍惜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