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洛棲點了下頭:“我知道了。”

所以,他跟葉沉沉之間,真的有內幕。

“奶茶你慢慢喝,我先回去了。”

顧洛棲笑著說了句,替他把門關上。

薄錦硯看著那杯奶茶,拿起來,喝了一口,甜膩的滋味令喉嚨有些不適,但他還是坐在沙發上,喝了起來。

喝了半杯後,聞塵的電話突然打來了。

他還以為是有什麼事,直接劃開接聽。

電話內,頓時傳來聞塵戲謔的聲音:“你什麼時候喝奶茶了?你不是乳糖不耐嗎?”

“……關你什麼事。”

薄錦硯直接把電話一掛,拿起奶茶,繼續喝了起來。

……

葉沉沉感覺自己就是個公主。

享受薄錦城精心又珍視的對待。

這一天,她都過的飄乎乎的,甚至回去的時候,都是薄錦城親自送她回去的。

可這樣的好心情冇維持多久,就被一通電話打破了。

“我在你家門外,出來。”

顧洛棲隻留了這麼句,就把電話掛斷了。

葉沉沉正在翻著薄錦城送她的禮物,被這麼個電話打擾,好心情瞬間跌落穀底了。

她拉開窗簾,往下看了眼,果然在門口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冷哼了一聲,把窗簾關上,慢吞吞的下了樓。

鐵門哐噹一聲打開。

葉沉沉掃了她一眼,笑容泛著玩味:“顧洛棲,你在這住了十八年,現在怎麼連門都進不來了。”

顧洛棲冇空跟她扯太多,直接開門見山的說:“你跟薄錦城在交往嗎?”

“……”葉沉沉楞了下,嘴角勾起一抹玩味:“這關你什麼事?”

顧洛棲大晚上的過來,就是為了問這件事嗎?她是看見自己跟薄錦城在一起,所以嫉妒了吧?

顧洛棲忽略掉她的冷嘲熱諷,直言:“你自己小心點,薄錦城是個唯利是圖的人,不要被他給耍了。”

“唯利是圖?”葉沉沉像是聽見了天大的笑話,她冷笑道:“顧洛棲,你怎麼那麼能扯?你怎麼不說薄錦城靠近我,是為了我的心臟,好去救他心愛的女人呢?”

“……”

顧洛棲扯了下唇,完全不懂她在說什麼。

葉沉沉走了過來,手戳著她的心臟:“顧洛棲,你要是嫉妒了就直說,不要找這些亂七八糟的藉口。”

“……我嫉妒你做什麼?”

顧洛棲一臉莫名其妙。

葉沉沉卻高傲的抬起下巴:“你說呢?你嫉妒我跟薄錦城在一起,嫉妒他現在是宮廷集團的CEO,而薄錦硯卻被踢下台了,他現在一無所有。你曾經以為的豪門太太,都變成泡影了。”

顧洛棲繼續一臉莫名的看著她。

葉沉沉卻好像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根本無法自拔。

“顧洛棲,你搶走了我的家庭,還搶走了我喜歡的人。可惜了,老天爺是長了眼,你做的惡,終究得到了報應。活該你現在跟一個一無所有的男人在一起。”

“……”顧洛棲每個字都能聽懂,可合在一塊,她卻無法理解了,不過她也懶得理解,發現兩個人根本說不通後,她乾脆直接走人:“話我是帶到了,你愛聽不聽吧。”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