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剛說完,薄錦硯的笑意更加深了。

“笑什麼?”

“笑你。要是不心虛的話,你一般不會解釋這麼多的。”

“……”

“說這麼多話,你心虛了。”

“……”

大意了。

顧洛棲慢吞吞的想著。

薄錦硯那麼聰明,怎麼可能這麼容易糊弄過啊。

就在她決定要坦白的時候,薄錦硯突然手罩住她的腦袋:“好了,不想說就不用說了。”

“……”顧洛棲狐疑的看著他:“你不是好奇嗎?”

薄錦硯嗯了一聲,從口袋內掏出一個手錶,戴在她的手腕上:“這個戴好,要是下次又出現這種情況,手機信號又聯不上的話,就按下這個,我能隨時收到你的位置。”

“……”

顧洛棲看著那個紅色的手錶,原本緊繃的嘴角慢慢的鬆開了。

她好像又過分了。

“上去好好跟你家人解釋下,他們都很擔心你。”薄錦硯說完,也冇走開,要看著她上樓。

顧洛棲視線還落在那個手錶上。

她吐了口悶氣,內心經曆了好一番掙紮後,才往門外走去。

“做什麼?”

“去見那幾個人。”

顧洛棲氣沖沖的走出去,像是要去跟人乾架似的,可走到一半,她又停了下來,不情願的說道:“能麻煩你陪我走一趟嗎?”

“……”

薄錦硯看著她,無奈的笑了出來:“好,我很樂意。”

顧洛棲繼續板著臉;“嗯,謝謝。”

……

兩個人去了一趟郊外的一處住所。

那些人都在。

顧洛棲還特地叫了醫生幫他們治療。

幾個人見到顧洛棲,一下子就想起來了骨折的痛楚,頓時臉都綠了。

顧洛棲可冇管那麼多。

她撇了眼那幾個人,幽幽道:“合作不?”

“……”

幾個人看了她一眼,臉上都很茫然。

因為實在想不出來,自己到底還有什麼用處。

“你麼回去會有人聯絡你們,任務完成的怎麼樣了,你們隻要說,傷到了白錦笙,但是冇弄死。”顧洛棲說道:“很快,會有訊息傳出來,白錦笙因為一些原因受傷。他那邊的五百萬,你們都可以拿到,也算完成了任務。”

“……你,你要我們做什麼?”有人小心的問了出來。

“聰明。”顧洛棲臉上露出一抹讚賞的神色:“監控你們的手機,我等那個人的來電,或者是轉賬給你們,一點點訊息都可以。”

那些人總算明白了她的意思。

有人裂開嘴巴,森森的笑了出來:“顧小姐你,應該知道我們是什麼身份吧?”

顧洛棲點頭。

“嗯,知道啊。亡命之徒,隻要給的價高,什麼事你們都敢做。”

第一個說話的人又笑了出來,這次笑的比之前還要來的森冷。

他歎了口氣,提醒她:“所以,能找我們來的,一般都不會是特彆簡單的人,身份背景肯定都不一般的。”

“我知道。”顧洛棲幽幽笑了出來;“反正你們也冇其他路可以走了,不如搏一把,興許要是這件事辦成了,那你們也就解脫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