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士臉色變了變,下一瞬,又笑了出來:“應該的,畢竟小姐身份尊貴,要是稍微有點差池,那我們這個醫院的人都吃不了兜著走的。”

女人嗯了一聲,拍了下手。

門外的保鏢立馬聞聲,走了進來。

護士臉色一變,可還是勉強保持著冷靜。

“這,這是怎麼了?”

女人見床上的人翻了個身,走了過去,輕輕的將她的手放回被窩內,轉頭,壓低了聲音,說道:“李醫生給開的藥?”

“是,是啊、”

護士扯了下唇,語氣很僵硬:“就是李醫生要我來的,是是有什麼問題嗎!?”

女人走了過來,要拉下她的口罩。

護士的臉色瞬間變了。

她二話不說,拍開女人的手,然後,飛速的往陽台上跑去,剛要拉開門,卻發現門打不開了。

她咬牙,回頭看著女人。

女人冷冷笑了一聲,說:“李醫生冇告訴你吧,,我們家小姐冇什麼事,傷自然也是假的。”

“……”

護士的臉色逐漸冷了下來:“你們設的局?”

“對啊、”

女人很淡定的開口:“不怎麼做,怎麼能讓你們露出尾巴呢,抓住她!”

一聲令下。

門外的保鏢都衝了進來。

女人撇了眼床上還在熟睡中的人,臉色一沉,猛地衝了過去。

可惜,那些保鏢都是經過專業的訓練,根本不讓她有機會靠近,三兩下,就直接把人給製服了。

女人走了過來,將她全身上下搜了一遍,隻找到一台手機,她打開螢幕,淡淡的嗤笑了一聲出來後,拿起手機,聯絡白祁。

“少爺,人找到了,現在在病房這裡。”

“你放心,小姐冇事。”

掛了電話,女人對保鏢說:“帶走,看好,不要出任何差錯。”

“明白!”

保鏢押著人,走了出去。

護士冷冷的瞪了她一眼,雖然萬般不開心,可笑意還是涼的可怕:“你從我這問不出來什麼,這麼大的事,連公主都算計在其中了,你覺得會留下什麼把柄嗎?”

女人麵無表情:“會讓你開口的。”

護士使勁的掙紮了兩下,滿臉不忿的被人帶出去。

床上。

白錦笙楞楞的坐在床上,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嗯……這是已經抓到人了?”

女人頷首:“是的,已經抓到了。”

白錦笙眼睛一亮,頓時激動的開口:“那是不是很快就能找到幕後黑手了?”

“恐怕還冇那麼容易。”女人回答:“她剛纔說了,連你也算計在其中,要抓到對方的把柄,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

白錦笙啊了一聲,垂頭喪氣的吹了把頭髮。

“我還以為這件事馬上就可以收尾了呢,真遺憾。”

“能抓住人,起碼也算有了個線索,你放心好。幕後黑手應該也很快就會被抓到的。”女人安慰:“已經這麼晚了,小姐你快點休息吧。”

“好。”

白錦笙哀歎了一聲:“我爸媽還指不定要怎麼修理我呢。”

畢竟這次惹的禍端有點大了。

自己也差點出現了意外。

爸媽說不定以後都要限製她的出行了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