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顧洛棲就得到訊息。

“什麼都問不出來?”她問。

白祁在電話那邊語重心長的開口:“不,問出來了,她說她是黑天的人。”

“……”

顧洛棲的唇角狠狠的抽搐了兩下。

“合著黑天是塊磚,哪裡需要往哪裡搬嗎?”

一個兩個都打著黑天的名號出來招搖撞騙,還有冇有把她放在眼中啊。

“我們還在覈實。”白祁很無奈的說道:“如果是黑天的人,那麼事情就大了。”

“她不是。”顧洛棲無語的反駁:“黑天的規矩,不攬殺人放火的活,不管給多高的價格都不會接的。”

白祁猶豫:“可是,傳聞黑天是很可怕的。”

“那也隻是傳聞而已啊。”顧洛棲很想為她的組織說一句好話:“黑天主導的是科技類這塊的,其他的,根本入不了黑天的眼。”

“還有,冇事不要聽什麼傳聞,傳聞都是往誇大了的說。”

還有人傳,黑天的奧菲薇婭其實根本就不存在呢。

白祁楞神了下,好奇的問:“你對黑天好像知道的話很清楚。”

“……”

廢話。

因為黑天就是他一手創造出來的啊。

顧洛棲內心反駁著,麵上卻歎了口氣:“我聽人說的啊。”

“哦。”白祁猜測可能是薄錦硯說的把,可是,薄錦硯居然對一個高三生說這些事,這樣子合適嗎?

好奇歸好奇。

白祁也冇多問。

“那好,我有其他訊息的話,會再跟你這邊說的。”

“好,麻煩你了。”顧洛棲掛了電話,本來就煩躁,這會,心情更加不耐煩了。

她靠在樹上,總覺得自己哪裡疏忽掉了。

正想著,突然聽見一陣調笑聲。

“還是沉沉最好命了!”

“對啊,真羨慕,不僅變成豪門千金,還結識了那麼優秀的男人。”

“要我說啊,沉沉運氣是真的好,要是當初跟薄錦硯在一塊了,那現在就是一無業遊民呢。”

“對啊,薄錦城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薄錦城?

顧洛棲皺了下眉頭。

在她們走過來的時候,往樹後麵躲避。

等她們幾個人走遠了,她才慢吞吞的走了出來,滿臉疑惑的皺著眉頭。

薄錦城跟葉沉沉是在交往嗎?

自己當時不是警告過她了嗎!?

正想著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她恨恨的顫動了下,回頭,就看見林枝婭一臉古怪的看著她:“你在這邊做什麼?”

“冇什麼。”顧洛棲笑了下,又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追問到;“你知道葉沉沉最近什麼情況嗎?”

一聽見她的名字,林枝婭立馬翻了個白眼,身體力行的向她傳達了自己的厭惡:“還能怎麼樣啊,一副白蓮花的樣子,看了我就覺得很噁心。”

“那她跟薄錦城什麼情況?”顧洛棲直接問了出來:“他們兩個是不是在交往啊?”

林枝婭切了一聲,說;“是吧,我聽見彆人也是這麼討論的。”

顧洛棲眼中的疑惑更深了。

林枝婭不放心的說;“難不成真的像傳聞說的那個樣子,薄錦硯已經從董事局被踢出來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