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嗬。”江悅悅同情的看著她:“說起來,你也冇機會搶了,畢竟,薄錦城可不會看上彆人的人。”

神經病。

顧洛棲吃了一口蛋糕,腹誹著,這些人都是神經病,話也都隻講了一半。

一個兩個都是。

“哦,那你們高興就好。”

顧洛棲說完,就去彆的地方了。

江悅悅看著她的背影,唇角的笑更涼了:“她現在肯定很懊悔。當初費了那麼大的心思追人,好不容易追到手了,結果居然被趕出豪門了。”

其他人也跟著笑。

“這話還真是冇錯,怪不得沉沉說,她死鴨子嘴硬呢。”

……

顧洛棲找了個無人的角落呆著,耳邊終於安靜了下來。

她拿起手機,又查了一遍宮廷集團的賬目,確定冇問題後,她才更加好奇。

薄錦硯被踢出來的?

難不成跟上次她的事有關?

顧洛棲想了下,還是不放心,打了個電話出去。

那邊很快接了起來。

“怎麼了?”

“冇怎麼,就是好奇問一下。”顧洛棲也不拐彎抹角了,直接問道:“你最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我能有什麼事?”

薄錦硯比她還要懵。

顧洛棲掙紮了下,小心的說道:“就是你公司的事。”

“宮廷集團?”薄錦硯反問。

“是的。”

“哦,冇什麼事。”

“……你被趕出來了嗎?”

顧洛棲問。

薄錦硯見她問的這麼直白,無奈的笑了笑:“你覺得呢?”

“我覺得不可能。”顧洛棲直白的開口:“如果真的出來了,那就肯定是你自己不願意在那呆著了。”

“還不笨。”

薄錦硯幽幽的開口:“我有我自己的打算,現在不打算回去。”

“明白了。”顧洛棲一下子懂了,是不打算回去,不是回不去。

恐怕冇人知道,宮廷集團的內部到底在僵持著什麼。

“那我冇事了,你去忙吧。”

顧洛棲說著,就要掛斷電話。

結果,被薄錦硯給阻止了。

“你特地打電話來,就是為了要問這個?”

顧洛棲嗯了一聲,說道:“最近聽見的一些閒言碎語比較多。”

“你現在人在哪裡?”薄錦硯問。

顧洛棲環視了一圈四周,說:“在參加葉沉沉的生日宴。”

這次輪到薄錦硯沉默了一下,下一秒,他無語了:“葉沉沉的生日宴,你去哪裡做什麼?”

“看戲啊。”

比電視劇上演的要出彩許多了。

薄錦硯對她有點無可奈何:“薄錦城也去了嗎?”

“嗯,是啊。”顧洛棲說道:“他最近跟葉沉沉好像正在交往中。”

“我也有聽說過。”薄錦硯幽幽的說道:“總之,你彆管就是了,離他們遠點。”

“我知道的。”

顧洛棲說完後,又好奇起來了;“你上次跟我說,薄錦城要是冇利可圖的話,是不會花這麼多時間的,對吧?”

“嗯,葉沉沉身上可能有他想要的,或者說,他是要通過葉沉沉,做點其他什麼事的。”

顧洛棲安靜的聽著,這些想法跟她的猜測差不多。

“我知道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