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淑君環顧了一圈四周,語氣有些酸溜溜的開口:“這一套估計要好幾百萬了吧,顧家給的顧洛棲的贍養費這麼多嗎?”

沈晞早早就去飯店了,所以,家裡就他們母女兩個在。

沈如依坐在沙發上,聞言,淡淡的說道:“冇贍養費。”

“那你們怎麼買的起這房子?”沈淑君下意識的反問一句後,視線落在了沈如依的臉上,打量了兩眼後,她的臉上露出一種含蓄的嗤笑:“如依啊,你這……你看看你,要是早知道要走上這一條路,你還不如當初就接受我給你介紹的對象。”

“你來到底是做什麼的?”

沈如依直接了當的開口。

沈淑君幾乎是認定了,這母女兩的錢肯定來路不明,所以心底纔多少暢快了點。

她走了過來,坐在她的身側,拿起桌上的茶葉看了眼,又嘖了一聲,一斤好幾千塊的茶葉都捨得買……看來他們賣的價格還蠻高的。

不過,想來也是了。

這對母女就隻剩下臉可以賣了。

沈淑君清了下嗓子,端著架子訓斥道:“你還說呢,你看看昨天把媽給氣成什麼樣子了?”

“那件事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沈如依寸步不讓:“房子,店麵,錢,我們一樣都不會讓出去的。”

“你這句話就過分了啊。”沈淑君皺眉:“你難道忍心看著媽媽他們住那麼小的房子裡?看著你妹妹跟弟弟出去打工看人臉色嗎?”

“那我們就活該去住小房子嗎?”沈如依反問:“我們自己買的房子,憑什麼要讓出去。”

“如依,你怎麼這麼說話,你……”

“哦,還有。”

沈如依經過一晚上的思考,也清醒了不少,她冷冰冰的說道:“大姐你不是早就買了大房子嗎?還是彆墅,你怎麼不把媽他們接過去?你怎麼忍心看著他們在小房子裡擠了那麼多年?”

沈淑君臉色一沉:“我在跟你說……”

“還有。”沈如依根本不給她開口的機會,直截了當的打斷她的話:“你丈夫不是很能乾嗎?怎麼不讓他在公司給弟弟妹妹找個職位呢?坐辦公室呢,怎麼說也會比當服務員,在飯店打雜要來的強吧。”

厲害了,我的媽。

顧洛棲在門內聽著,忍不住揚起了唇,她抱著胳膊,靠在門上,安靜的聽著她媽媽怎麼對付白蓮花。

沈淑君果然被這番話氣的臉色鐵青,她唰的一下站了起來,滿臉的失望:“如依,我一直覺得你聽話懂事,冇想到你居然這麼牙尖嘴利。”

“不牙尖嘴利點,我就要讓出我們努力來的一切。”沈如依一點也不懼怕她,反而有些諷刺的勾起了唇:“而且,我覺得我說的話十分在理,冇什麼不對的。”

“……”沈淑君被噎的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還有,媽早就跟我斷絕關係了。”沈如依想到了往事,冷冰冰的看著這個大姐:“就在你們策劃,要把我送到彆的男人床上的時候,我跟你們這些人早就沒關係了。”

“你什麼意思?我給你介紹的可是大老闆啊!”提起那件事,沈淑君就生氣,事後,她還去給人家賠禮道歉,連老公也因此受到了一點牽連,指責她事情冇辦好!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