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了吧?你跟媽那邊也可以交代了吧,那就請你出去。”沈如依一把拉開了門,語氣不冷不熱的。

沈淑君氣不過,拎著包,生氣的走了出去,冇走兩步,她又停了下來,陰沉的睥著她:“沈如依,你這輩子也就在那個男人身上吊死的!”

她原本以為,隻要提起那個男人,沈如依就會生氣。

結果。

沈如依聽完後,還是冷冷淡淡的,甚至連眉梢都懶的抬一下:“哦,是嗎?不勞煩你記掛了。”

“……”

沈淑君狠狠的咬牙,砰的一下,甩上門離開了。

沈如依這才忙倒了一杯茶,喝完了一杯後,又猛灌了一杯。

屋內,露出一個腦袋。

顧洛棲好笑的看著她。

“媽媽,用力過猛了嗎!?”

沈如依抬頭,看見她不正經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過來。”

顧洛棲立馬跑了出來,坐在她的身邊,引擎的給她倒了茶:“媽媽,你剛纔真的太帥了,真的,我都感覺快不認識你了。”

“你這傢夥,平時不是挺能說的嗎?”沈如依笑著訓斥:“剛纔怎麼也不出來幫下你媽媽我啊。”

“那不是看你正好在發揮嗎?”顧洛棲很無辜的撇清了關係:“難得看見一回呢,我怕我要是出來了,會影響你的發揮啊。”

沈如依笑著彈了下她的腦門。

“古靈精怪的,不過,沈淑君應該也不好意思再來了,她是個很要臉麵的人。”

顧洛棲點頭:“媽,咱們家以後彆跟他們來往了,一個個的,未免也太奇葩了點吧。”

“好,你放心把,我也早就想明白了。”沈如依拍了下她的手,說;“好了,你下午不是還要出門嗎?我去給你弄點吃的。”

“謝謝媽媽。”

……

沈淑君黑著臉出來的。

她嫌棄的拿著紙巾,擦著自己的臉,然後,又心疼自己剛買的衣服,就被那麼一杯茶,估計全毀冇了。

沈淑君鬱悶的吐了口氣出來,把紙巾狠狠的塞包裡。

她剛出去的時候,就碰見幾箇中年婦女一邊談笑一邊走進來。

她眼珠子一轉,攔住了她們的去路,笑著問:“你們也住這一棟嗎?”

幾個婦女見她麵生,皺眉,問:“你好像不是我們小區的人把?”

“哦,我不是,我朋友住這。”沈淑君笑著說道;“就是那個沈如依,你們知道嗎?”

“哦沈如依啊。”

那幾個婦女恍然大悟,對她的態度也熱情了幾分:“知道知道,長挺漂亮一人的。”

另外一個捲髮的婦女也笑著說道;“還有她家那個女兒啊,長的可真是水靈啊,要不是年紀太小,我都想介紹給我孫子了呢。”

“對對對,他們母女兩個就是高顏值啊,可惜了,人家不願意當明星呢,之前有好幾個星探挖她呢。”

沈淑君皺了下眉頭。

怎麼回事?

沈如依母女分明是做不好的勾當纔有錢買房子的,這些有錢人應該十分鄙夷纔對啊,怎麼話語中,透露著對他們母女的喜愛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