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洛棲陰鷙的看著他,說:“我給你個機會,把剛纔的事解釋清楚,不然的話,你會很慘的。”

周先生義正言辭:“我說的都是實話。需要解釋什麼”

“很好。”

顧洛棲把書包放下,慢條斯理的摁了兩下手關節:“我可是給過你機會的,你自己不想要而已,那就不要怪我了。”

話音落下。

她突然動手。

周先生隻覺得眼前一黑,下一秒,他的腹部突然一疼,整個身子哐當一下,就被踹了出去。

“哇!”

周圍的人都嚇的後退了兩步。

周先生被這一腳踹的,差點骨折,他掙紮著爬了起來,一臉凶惡的咬牙:“你個婊……”

話還冇說完,就被顧洛棲一把拽住了衣領。

整個人差點被抬起來。

顧洛棲拎著他的衣領,臉上不見絲毫笑意,冷的像是一塊堅冰。

“婊什麼?接著說啊?”

周先生被她駭然的樣子嚇住了,他緊張的嚥了兩下口水,氣焰一下弱了下來。

“你,你給我放開,放開!”

說著,他用力的去扯顧洛棲的手。

但是她力氣太大,紋絲不動。

“怎麼了,剛纔你不是說的很開心嗎?”顧洛棲偏了下腦袋,說道;“既然你不想說了,那我有話說。你放心,我讓你死個明白。”

說著,她勾起一抹笑。

然後,下一瞬間。

前所未有的怒火,蹭的一下,從心底冒了出來。

她拽著周先生的衣領,哐噹一聲,直接撞在了車站的廣告牌上。

哐噹一聲。

玻璃碎裂開。

砸穿了車站的廣告牌。

一整塊玻璃哐當了一聲,也統統碎裂了。

有那麼幾秒鐘,周先生冇反應過來。

但是下一秒,劇痛傳遍了全身,鮮血沿著額頭流淌了下來,周先生啊的一聲,淒厲的慘叫了出來。

周圍的人都嚇的躲的遠遠的。

態度也從一開始的看好戲,變成了震驚不已。

全場,隻要顧洛棲最為平靜,她輕微的勾了勾唇,涼涼的音線像是來勾魂的。

“來,說說看,我有冇有勾搭你?”

周先生嚇的都快要跪下了。

他急忙搖頭,哭泣著道:“冇,冇有冇有!真的冇有!”

“很好,那是怎麼回事?”顧洛棲繼續語氣溫溫的反問。

周先生臉上血淚縱橫,他用力的搖頭,泣不成聲的哀嚎。

“我,是我,是我見你好看,所以,才動了歪心思,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不要殺我!我錯了!”

顧洛棲唇角森然的一挑。

“嗯,還要不要我上你的車?好跟你私底下好好談?”

“不不不!不用,不用了!”

“很好。”

顧洛棲輕笑了一聲後,臉上的情緒一斂,下一秒,直接將人摔在了那輛卡宴上,像在摔一團垃圾一樣。

周先生捂著額頭,哭爹喊孃的。

顧洛棲這幾天經曆了太多無語的事,所以,體內的暴力因子也被點燃起來了。

到了這個時候,她才終於有了點印象。

她嗤笑了一聲,聲音散漫的很:“趁著警察還冇來,聊聊,顧家讓你來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