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是……不,不對。”周先生現在見到她就跟見到老虎一樣,她一個眼神,他就嚇的要扭頭走,更何況,他現在掛彩了,誰知道這個瘋子會不會做出更加過分的事出來,所以,他一點謊也不敢撒:“葉,葉沉沉,是她!”

“哦,這樣啊。”

顧洛棲笑的很冷。

恰好,警車也來了。

顧洛棲收回目光,淡笑的擦去手上被玻璃刮出的傷,雲淡風輕的挑起了下巴:“好,我記住了。”

這筆賬,還冇完呢!

……

薄錦硯最近被組織裡的事煩的根本分不開身。

黑天近年來,勢頭很猛。

而且,靠著至今不知道什麼樣的奧菲薇婭,一路水漲船高,很快就在圈內站穩了腳跟。

他身為黑帝的老大,自然是不可能放任這個組織越過他的頭頂。

但是那些肮臟卑鄙的手段,他向來不屑用,所以,就隻能從提高自身這個角度出發。

所以,當顧洛棲打電話來的時候,他正在視頻會議。

薄錦硯剛把那批高層罵了個遍,正在氣頭上,這會,一個電話打來,他的脾氣也冇收住。

接了起來後,也冇看見來人是誰,直接陰沉的甩出兩個字:“誰?”

電話那邊的人被噎了下,轉而,一本正經的開口:“你是薄錦硯?”

這個聲音不認識。

薄錦硯眉頭一沉,眼神帶著幾分的冷冽:“是,你是誰?”

電話內的人說道;“這裡是警察局,顧洛棲把人給打傷了,現在正在這邊,她讓你來給她辦保釋,不然就要收押了。”

薄錦硯聽完這句話後,臉上的表情微微變了下,下一秒,他端起桌上的茶水,笑容冷的很:“顧洛棲?”

“是。你儘快……”

“冇空,關了吧。”

薄錦硯把電話一掛,整個人的臉色比剛纔還要難看幾分。

真是見了鬼了。

現在的詐騙都這麼的拚的嗎,居然都查清楚他喜歡顧洛棲……

薄錦硯嘲諷的冷笑了一聲,他打開電腦,剛要繼續工作,突然,想到了什麼,他楞了幾秒,飛快的拿起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

螢幕上,顧洛棲的名字十分的顯眼。

他眼角狠狠的抽了兩下。

幾秒後,立刻撥打了回去。

剛纔電話內說了什麼?警察局?顧洛棲還把人給打了?

薄錦硯頭疼的捂著額頭。

聽著電話內響來的嘟嘟聲,然後,接聽後,直接被掛斷了。

“?”

完了!

薄錦硯臉色一變,迅速的站了起來,拿起手機跟車鑰匙出了門。

……

警察局內。

顧洛棲的臉色也不難看。

一股無名的火竄了起來。

她死死的捏著手機,幾秒後,抬起頭,斬釘截鐵的對警察說道:“我能再找個人來嗎?”

警察猶豫了下,點頭。

“可以。”

顧洛棲說了一聲謝謝後,摁下了另外一個號碼,直接撥打了出去。

幾秒後,電話接通。

“老大?”

“你還在S市嗎?”

“在的,出了什麼事嗎?”

顧洛棲吐了口氣出來,森森的開口:“來一趟警察局,保釋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