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婭婭,一個寒假冇見,你語文功底又進步了。”

顧洛棲像模像樣的鼓掌了兩下。

林枝婭眉梢一挑:“那當然了,我一個寒假看了三遍的甄嬛傳,彆的冇學會,就學會怎麼教訓綠茶婊了。”

兩個人一唱一和,那個女孩子臉徹底黑了。

“你們你們給我等著!”

說著,她就跑出去了。

林枝婭眨了下眼,問:“她該不會去告老師了吧?”

顧洛棲想了下,搖頭:“不至於吧。”

前麵的女孩子聽見這句話,無語到了極點,轉頭,跟她們偷偷科普:“許婷婷寒假交往了一個男朋友,混社會的,就在六班,人混的很,我看你們才應該快去找老師。”

正說著,許婷婷就拉著一個身材高大的男生走了進來,指著最後一排道:“就是她們,她們居然罵我是婊子,你一定要給我好好出口惡氣!”

男孩摟著許婷婷,心疼不已:“寶貝你放心,我一定教訓死她丫的!”

鬆開女友,男孩凶神惡煞的走了過來。

然後,就看見了顧洛棲。

“……!!!”

男孩頭髮染黑了,紋身也都洗掉了,穿上統一校服,還真有點學生的樣子。

顧洛棲差點冇認出來。

她憋了半天,隻擠出兩個字:“藍毛?”

藍毛本毛:“……”

他不藍,他都快黑了!

為什麼惡魔會在學校?

許婷婷見他傻站著,不悅的推了他一把:“你傻楞著乾嘛,快給我教訓她們!”

“哦?”顧洛棲好整以暇的看著他:“你是她的男朋友,來為她出氣的?”

“對!”

許婷婷代他回答。

有人撐腰,還是社會人給撐的腰,許婷婷相當的自信:“親愛的,幫我教訓她!”

藍毛頂著顧洛棲清冷的目光,很是要強的挺直了背脊,然後深吸了口氣,下一秒,他抱拳:“告辭!”

然後,他甩開女朋友的手,飛快的跑了。

本以為是一場暴力事故。

結果結束的這麼潦草。

班上的人,包括許婷婷都呆住了。

林枝婭也驚訝:“你認識的?”

許婷婷的男朋友是個混混,女朋友三天兩頭的換,花心的很。

顧洛棲怎麼都不可能像是會跟他扯上什麼關係。

因為這丫頭,眼光極其的高!

顧洛棲撐著臉頰,懶懶道:“見過一麵。”

“……你老實告訴我,這一麵具體是怎麼見的,他怎麼看見你跟看見鬼似的?”林枝婭一推眼鏡,鏡片反射出睿智的光芒:“來,告訴我,他臉上的淤青是不是你揍的?”

顧洛棲很無辜的反問:“我有那麼暴力嗎?”

林枝婭也覺得不靠譜:“的確是……”

“我乾的。”

“……!!!”

顧洛棲拿出課本,及時扼殺了她的好奇心;“老師來了,最後一學期了,我要認真學習。”

林枝婭一臉被雷劈的表情看著自己的好朋友。

她居然說要學習?

一個寒假冇見,她的好朋友被誰奪舍了嗎?

十分鐘後,林枝婭發現,她的好朋友還是她熟悉的那個人,根本冇被誰奪舍。

因為……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