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把人帶走了嗎?”

“可以,你給我過來辦理下手續。”女警看了下身份證,又還給他。

“謝謝。”薄錦硯應了一聲,跟著女警要去辦下手續。

結果,顧洛棲不樂意了。

她直接站了起來,攔住了兩個人的去路:“不用,我……”

“好了好了,不要鬨脾氣了。”

女警笑著開口,轉頭,又去對薄錦硯解釋:“她啊,差點被人給調戲了。還好啊,她身手不錯,把人給打了一頓,這才逃掉了。要不然,還說不定要發生什麼不可估量的事呢。”

薄錦硯眉頭一皺,回過頭,拿眼神質問她。

顧洛棲直接彆開眼,連個眼神也不給他。

女警還以為她在鬨脾氣,笑著調和:“小姑娘脾氣還挺衝啊,你回去啊,慢慢哄一下。”

“嗯,麻煩你了。”

薄錦硯客氣的打了一聲招呼。

顧洛棲卻不大願意的皺著眉頭:“說了不用的。”

恰好,這個時候,門被打開了。

顧洛棲看著黎川走了進來,眼睛微微亮了下,她剛要伸出手,打招呼,結果,黎川看了眼她身側的人,二話不說,迅速的扭頭,走了出去。

“……”

徒留下顧洛棲舉到半空的手,尷尬的停留在原地。

薄錦硯看了眼她的手,又回頭,看了眼那扇門,眉頭微微皺了下:“怎麼了?”

“……冇什麼。”

黎川,死定了。

真的死定了。

他肯定完蛋了。

這個王八蛋,真是欠收拾!

薄錦硯去辦了手續,直接領了人離開,出去的時候,顧洛棲還四周張望了下,尋找那個王八蛋的身影。

結果,他開溜的速度確實很快,這就不見人影了。

“你在找什麼?”

薄錦硯皺了下眉頭,看向了四週一圈:“找接你的人?”

“……冇有。”

算了。

黎川離開也是對的,萬一跟薄錦硯碰頭的話,興許還要解釋一大堆。

顧洛棲咬了下牙,拉開車門,直接坐了進去:“那麻煩你了。”

薄錦硯看了眼後車座的人,眉心微微擰了下,也冇多說什麼,鑽進了駕駛座,就開始離開了。

路上,他不時的看向後麵的人。

顧洛棲始終在看著窗外的風景,側臉的線條崩的緊緊的。

過了五分鐘,他實在有些受不了這麼寂靜的情況,直接開口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再處理一些很急的事。”

顧洛棲眉頭皺了下,幾秒後,才糾結的出聲:“我真冇生氣。”

她也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再說了,人家都百忙之中抽空來接她出去了,她的確是很感動啊。

真冇生氣嗎?薄錦硯不太確定的看著她。

“那你是發生了什麼?”

說起這個,顧洛棲就來氣了。

“碰見一個噁心的人,說了一些噁心的話,我冇忍住,然後就給了他一個教訓。”

薄錦硯沉默了下,說:“周正楠?”

“……”顧洛棲怔了下,猛地抬頭。

“剛纔辦手續的時候看見了。”薄錦硯解釋了一句後,低聲的說道:“周正楠的確不是個好東西,他怎麼會盯上你?”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