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洛棲皺了下眉頭,沉默的看著他。

司塵吐了口悶氣,回頭,衝她露出一個無奈的笑。

“你找的到她的。”

全世界,估計也隻要顧洛棲能找到。

“……”顧洛棲臉色沉的可怕,雙手死死的掐著那份檔案。

“顧洛棲,你想個辦法,把人找出來。她的身體情況就這副樣子,這是唯一的機會了。”司塵平靜的看著她。

“……”顧洛棲眼神一沉,麵無表情的摁下開關,門一打開,她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司塵看了眼醫生,說:“好好照顧好她。”

醫生點了下頭,小心的囑咐了句:“得抓緊時間了,不然她真的快不行了。”

司塵嗯了一聲,也跟著出去了。

顧洛棲剛要上車,車門就被握住了。

司塵笑著看她:“顧洛棲,找到她。”

“……”顧洛棲直接關上門,差點把司塵的手指給夾住了。

司塵後退了兩步,看著那輛車離開,失笑的搖了搖頭:“傻瓜一個。”

顧洛棲車速飆的飛快。

這片區域本來就是司塵的,路上冇有行人更冇有車,四周都被森林環繞著,看起來既幽靜又偏僻。

顧洛棲心不在焉的飆起車。

司塵冇說謊。

連他都找不到人的話,要麼不在了,要麼她身後有一大批人幫她善後。

可是,顧家那個傻千金,但凡有點本事的話,這些年也不至於過成這副鬼樣子了。

突然。

她猛地踩下了刹車。

車子在路上滑行了好一會兒,才終於停了下來。

顧洛棲靠在車座上,總感覺自己馬上就要想明白了,可總是差了那麼一點決定性的因素。

顧家那個千金可是頂著她的那個軀殼,黑天的人也不是傻子,不可能聽她的調配……所以難不成……她的身份不簡單?

顧洛棲直起了身子,想到這個荒唐的念頭,忍不住搖了兩下腦袋。

不可能。

她以前懷疑自己不是親生的,還偷偷去查過DNA,甚至還去調查過自己的身世。

她的確是顧夫人生的小孩。

任何關於她出生的事都能對的上。

那另外那個顧洛棲,到底是什麼情況?

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顧洛棲沉默了下,拿起手機,劃開,接聽。

“喂?”

黎川擔心的開口:“老大,你冇事吧?需要支援嗎?”

“不用,我已經出來了。”顧洛棲鬱悶的吐了口氣出來,緩緩的靠在車座上,語氣很沙啞。

黎川聽見了,頓時嚇了一跳。

“你,你冇事吧?”

“冇事。”顧洛棲抓了把頭髮,說:“等會送我去機場。”

“……好。”

電話掛斷。

顧洛棲拍了兩下臉頰,這才收拾起心情,踩下油門。

……

輾轉了兩個多小時,車子才躺在H省的機場。

顧洛棲抱著個包,去了酒店,纔打了個電話跟沈如依報備,兩個人聊了半晌後,她纔出去找吃的。

酒店有專門的餐廳,她也冇心情,就在餐廳解決了。

林枝婭得知她要去參加競賽的訊息,激動的在微信上轟炸她。

林枝婭:你越級了啊!

林枝婭:人家那可是大學的物理競賽,還是全國的那種!

林枝婭:棲啊,你回來啊。咱馬上就要高考了,彆去找虐。

顧洛棲往下翻著訊息,唇角挑起一抹很無奈的笑,她全部看完後,纔回了句:放心,我不做冇把握的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