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的出來,她很努力的控製著不讓自己睡著。

可耐不住,眼皮越來越沉,最後,實在撐不住,直接趴在桌上睡著了。

林枝婭:“……”說好的認真學習呢?夢裡學的嗎?

講台上,老師很快注意到這邊,她推了下眼鏡,銳利的眼光冷冷一掃。

學生都往後看,露出一臉見怪不怪的表情出來。

林枝婭唇角一扯,桌子下伸手,推了推她同桌。

“洛棲,顧洛棲,起來了。”

顧洛棲睡的安穩,根本叫不醒。

眼見老師的怒火越來越旺盛了,林枝婭一狠心,用力的搖了一下。

顧洛棲這才幽幽轉醒。

她睡眼惺忪的看著同桌,還打了個哈欠:“放學了嗎?”

班上的其他同學,鬨堂大笑。

同桌也一頭黑線,指了指黑板。

顧洛棲順著看過去,講台上,老師正火冒三丈的瞪著她,黑板上還有一道題目,板書都寫了大半個黑板了,還冇解出答案來。

顧洛棲睡的正迷糊,看了眼老師,突然理解她為何這麼生氣了。

眾人隻見她站了起來,在一片錯愕中,上了講台,然後,拎著一根粉筆,吧嗒,截掉了半根,瀟灑的在另外一片的空白板書上,刷刷的寫下一個字。

她速度很快,寫的字也很漂亮。

一邊寫一邊還打著哈欠。

全班:“……”

什麼情況?

林枝婭沉默的捂著額頭,她算是看出來了,她這個同桌不會是想把這個題目解答出來嗎?開什麼玩笑啊!火箭班的第一名連第一問都解答不出來,她個全年級倒數第一的,能解答出來就有鬼了!

全班靜默的隻有板書的聲音。

顧洛棲不假思索,在五分鐘之內,把三個小題的答案都解了出來。

全班更加默了。

這……做出來了?

顧洛棲把粉筆放回去,又忍不住打了一聲哈欠,然後,半垂著眼,低低的對傻眼的老師把解題思路說了一遍:“你的思路錯了,題乾在誤導你從輔助線入手,其實隻有第二問涉及到輔助線,而且,隻有斜對角,中分線的這兩條輔助線有用……”

可能剛睡醒,她聲音很沙啞。

懵懵的,讓人聽著很不真切。

全班人聽的她講的頭頭是道,一個個都傻眼了。

林枝婭原本扶著額頭的手,這會,默默的掐了下自己的臉,疼!真特麼不是夢!

老師也傻眼了。

她幾乎是手忙腳亂的翻了下標準答案,然後,鬆了口氣,她拿卷子拍了下桌子,冷笑:“你這答案全是錯的。”

全班人都鬆了口氣。

有人忍不住嘀咕。

“我就說,連火箭班的盛揚都不會,她怎麼可能會。”

“一個數學隻考個位數的人,會做奧賽題?瞎寫還寫的那麼像一回事,她可真要臉。”

“嘖嘖,她可不就不要臉嗎?假千金身份曝光,還有臉來學校上課,都不覺得丟人嗎?”

“還教老師結題思路,開什麼玩笑,我們數學老師可是全市奧數的領頭人呢!”

底下聲音一字不落的傳來。

顧洛棲撇了眼老師,有點無語。

奧數領頭人,就這水準的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