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她幾乎是秒回,林枝婭一個電話就打了過來。

顧洛棲秒接。

“喂,怎麼了?”

林枝婭頓了下,小心的問:“你冇事吧,怎麼聲音這麼沙啞?”

“哦。”顧洛棲清了兩下嗓子,說:“冇什麼,有點小感冒了。”

“誒,你說你,說去參加就去參加,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啊。”林枝婭還是很擔心:“洛棲,不是我不相信你,隻是,你高中學的再好,也比不過那些大學生啊,大家學的都不一樣,不在一個高度上,你要不回來吧,等高考完了,你再去考也可以啊。”

萬一考的不好,心態崩了,那就真的大事不妙了。

畢竟高考纔是最重要的事。

顧洛棲輕笑了一聲,緩慢的開口:“我冇事的,你就放心好了,不會有什麼事的。”

“……好吧。”林枝婭再三叮囑:“那你要記住我說的,隻是去考著玩的,不管成績怎麼樣,千萬不能當一回事,知道嗎?”

“好,枝枝,你現在啊,越來越像一個老媽子了。”說完,她自己都先笑了出來。

林枝婭愣了下,差點破口大罵出來:“你不識好人心啊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啊,真不會有事的。”顧洛棲保證:“我考完就回去了,很快的。”

“嗯,你要敢因此心態崩了還是怎麼樣,我可不會放過你的。”威脅完後,她就把電話掛了。

顧洛棲笑著搖了下頭,扣下手機,正打算吃東西,身後,突然響起一陣腳步聲。

“顧小姐?”

“……”顧洛棲回頭,就看見唐牧年一臉驚訝的走了過來:“真的是你?”

顧洛棲也覺得意外。

“唐先生,你好。”

“你怎麼在這?”唐牧年笑著反問。

“我來這邊參加一場競賽。”顧洛棲站了起來,說:“你也住這裡?”

“嗯,來這邊開個會。”唐牧年見她要吃飯,想了下,說:“你自己住這邊的嗎?”

“嗯,是啊。”顧洛棲想了下,又補充了句:“就考一天,很快就能回去了。”

“這樣,你一個人也不方便。”唐牧年說:“我安排個司機接送你吧。這樣你出入也方便點。”

“不用的。”

顧洛棲說:“那樣子太麻煩了。”

“不麻煩的。”唐牧年堅持:“你一個女孩子,孤身一人在外,太不安全了。”

不安全?

顧洛棲沉默了下。

是彆有用心的人遇見她,纔是不安全的吧。

她明明看起來就超級能打的啊。

“而且,上次你離開的匆忙,我也冇能感謝你。你考完試了,要是有時間的話,我請你吃個飯,可以嗎?”

唐牧年姿態放的很低。

顧洛棲覺得自己要是再拒絕,就有點太不識好歹了。

她沉默了半晌,隻好答應了下來。

“好的。”

“嗯,那你好好考,加油。”

唐牧年身邊的助理低聲催促道:“唐總,我們該走了。”

“嗯。”唐牧年不好意思的轉頭,對顧洛棲道:“那我先去忙了,等會叫司機過來,你晚上要是出去逛的話,把司機帶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