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洛棲眉頭緊皺著,記憶中,唐牧年不是這樣子的人啊,很溫和,書生氣質,但是也有自己的一番雄心。

沈晞見她一臉沉思,皺了下眉頭,說:“你是不是覺得他不是這種人?”

顧洛棲看著沈晞一臉要吃人的表情,遲疑了下,才默默的點了下頭。

“是啊。”

“你個傻子!”沈晞低聲罵了句,又怕吵到屋內的人,隻好把聲音壓得很低:“他就是這樣子一個人,虛偽!他之前跟你媽媽在一起的時候,也是很好,根本挑不出毛病來的。結果呢,一轉眼不還是個人渣。”

顧洛棲小心的看了眼臥室的方向。

然後,欲言又止的看著沈晞,好幾次話都到了嘴邊,又被嚥了下去。

沈晞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才抬頭看她:“想問他們的事?”

顧洛棲沉默了下,說:“你不會說的。”

“的確不會說。”沈晞歎了口氣,指著臥室的方向,幽幽的開口:“那是埋在你媽媽心中的一根刺,好不容易癒合了傷口,我不可能在撕開這個傷疤。”

“那萬一有誤會呢?”顧洛棲小心的問:“他做過洗腦手術。”

“不會有的。”沈晞視線依舊落在臥室內;“如果有的話,也該他自己來跟你媽媽解釋。但是,當年的事,我做為一個旁觀者,我都看著。在生你的時候,他居然狠心一走了之,你媽媽去找他,還被打出家門了。”

“什麼?”

顧洛棲激動的站了起來。

她聲音有點大。

沈晞怕嚇到屋內的人,把她拉了下來,說:“不然你以為你媽媽為什麼身體不好,就是那個時候落下的病根。”

顧洛棲拳頭緊握著。

“當時他也在嗎?”

沈晞看了她一眼,輕輕的點了下頭:“在的,他就那麼看著你媽媽被人打出來,他就那麼看著!都打的吐血了,也不阻止,就那麼看著!”

說道這裡,沈晞好不容易平複的心情,又一次變得猙獰起來了。

他死死的咬著牙,惡狠狠的開口:“那是剛生產完的女人,他居然抱走了那個小男孩,說什麼,他喜歡的女人不能生,所以,纔會接近你媽媽,要你媽給他生個兒子,你說這種人,不是人渣是什麼?”

顧洛棲錯愕的瞪大了眼。

“不是吧?”

“當然是了,我騙你做什麼?”沈晞義憤填膺:“我也希望是假的,可我親眼所見啊。你媽當初堅持要去,我帶她去的。”

顧洛棲死死的咬著牙,臉上的神色不是一般的難看。

“他們找死嗎?”

沈晞見她又站起來,沉默了下,又把她拉了下來:“你怎麼比我還激動。”

顧洛棲攥著拳頭:“那唐樾真是我弟弟?”

“唐樾?”

沈晞回憶了下,才知道這個人是誰。

他之前還見過的。

一時間各種複雜心緒湧上了心頭,百感交集不說,還各種煎熬。

“那個孩子,叫唐樾啊。”他說著,嗤笑了一聲:“那個孩子,當初不姓唐的,姓沈。那是你媽媽跟那個王八蛋的第一個孩子,那個王八蛋當初說的可好聽的,孩子跟你媽姓。”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