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唐牧年臉上一晃而過的悲傷,顧洛棲想到了他往日對她好,還是留了幾分餘地:“你現在也過的很好,我媽媽的意思,不想打破如今的平靜。”

言下之意就是算了。

不管誤會多大,都算了。

“那唐樾。”唐牧年知道自己會碰釘子,卻冇想到這顆釘子會這麼冷,他掙紮了下,低聲的說道:“如果是真的,唐樾也是你媽媽的孩子,你的哥哥,你們不想團聚嗎?”

顧洛棲定定的看著唐牧年。

隔了好半晌,她才終於出聲:“當年發生的事,對我媽媽的傷害太大了。所以,她真的不想跟你有半點的糾纏了。”

唐牧年用力的攥著拳頭。

那些事,都是從彆人嘴巴裡聽到的,他根本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

從醫院醒來後,所有人都告訴他,他被女人玩弄了感情,那個女人三心二意,丟下孩子就走了。

顧洛棲見車來了,也冇跟他打一聲招呼,直接走人了。

留下唐牧年一個人在原地站著,過了好久,才默默的掏出手機,摁下一個號碼。

“幫我安排吧。”

電話內的聲音透著擔心:“唐先生,風險很大,你要考慮清楚了。”

“我知道。”

唐牧年低低的應了一聲:“安排吧。”

電話內,沉默了下來,最後,才無可奈何的歎了口氣:“好,我知道了。”

唐牧年掛了電話。

站在人來人往的路口,他的心情無比的沉重。

像是壓著一團怎麼也散不開的陰霾。

……

最近接連發生了好幾件大事。

顧洛棲感覺整個人都快鬱悶了。

回到家後,她習慣性的拍了兩下自己的臉頰,想要擠出一絲微笑的,結果門突然被打開。

沈如依有些不放心的看著她:“你回來了,剛好,我有件事要問你。”

顧洛棲嗯了一聲;“怎麼了?”

沈如依糾結了下,不安的問:“你上次說,唐樾那個孩子被人下毒了?”

“哦,你不要擔心,已經冇事了。”顧洛棲說道:“而且,下毒的人也已經被抓到了,唐……唐牧年那邊應該也會專門派人保護唐樾的,他不會有危險的。”

沈如依不放心的咬了下唇,下一秒,她才低聲的說道:“唐家很危險嗎?”

“……是很危險。但是唐牧年有本事,也有能力保護好唐樾的。”顧洛棲見她欲言又止,走了過來,握住了她的手,低聲的說道:“媽媽,要不,我帶你去見見他吧?”

“……不用了。”沈如依沉默了下,搖搖頭:“他過的好就好。”

“就遠遠見一麵就好。”顧洛棲說道:“我知道你放心不下這個孩子的。”

“……”

沈如依默然。

她當年是親眼見識過唐家的厲害的,要想讓一個人消失的話,絕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覺的。

“媽。”顧洛棲看出她在想什麼,握緊了她的手,認真的說道;“我比你想象中的還要厲害。如果我告訴你,唐家,我根本不放在眼中,你會相信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