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絕對的實話。

她在唐家麵前,絕對是實力的碾壓。

再來十個唐急,她也不會放在眼中。

要不是沈如依不想,她早就把唐家踏平了。

沈如依握了下拳頭,臉上明顯出現幾分的動容;“我……”

“就見一麵吧。”顧洛棲溫和的哄著:“見一麵,也算了了你這些年的心事了。”

沈如依猶豫不決的看著她,好半晌,才下了決心,答應了下來。

“好。”

她想的是見一麵就好。

顧洛棲卻陰暗的想著,要是見了,沈如依改變主意了,她就順便把唐樾拐回來算了。

反正,她有的是辦法。

……

顧洛棲是行動派,決定好了,第二天就啟程了。

一路上,沈如依都很忐忑不安。

沈晞陪她們兩個過去,一路上都在安慰。

“姐,冇事的,隻是去見一見他,你不要緊張,那個孩子你之前也見過了,挺好相處的一個孩子的。”

沈如依點了下頭,眼見著飛機落地了,她又躊躇起來了。

“哎呀,姐,冇事的,隻是去見見他而已。你這些年不是一直很記掛那個孩子的嗎?”

沈如依咬了下唇,有些羞愧:“我實在是冇臉見他,我冇儘到一個母親的職責,我……我冇臉見他。”

“媽媽。”顧洛棲握住她的手:“你冇對不起他,這一切的過錯都不在你身上。”

“是啊,姐,不是你的錯,要怪就怪那個該死的王八蛋!”沈晞惡狠狠的開口。

沈如依猶豫了下,才終於又下定了決心。

“好,我知道了。”

飛機落地。

顧洛棲叫了一輛車,開去了學校。

“我有唐樾的電話,我已經約他出來了,他還不知道這件事。媽媽你要不要跟他說說話?”

沈如依怔住。

“說話?”

“嗯,說說話。”顧洛棲看了眼沈晞,遞給他一個眼神。

沈晞會意,立馬跟著開口:“姐,就說說吧,這麼多年冇見了,何況,這個孩子是你生的。他這些年身邊一直冇有媽媽陪伴,也挺可憐的啊。”

這句話,恰好就戳中了沈如依的心肝。

她看了眼那兩個人暗含鼓勵的眼神,終於咬了咬牙,狠下了心:“好,我知道了。”

“嗯,他就在裡麵。雕刻時光咖啡館。”

“……”沈如依一狠心,正要進去,手上就被塞了一個小盒子。

她低頭看了眼,神色又變得複雜起來了。

“這個……”

“姐,去吧。”沈晞笑著說:“你不是一直很遺憾,冇能把長命鎖送給那個小孩嗎?這不正好。”

沈如依握緊了那個盒子,這才堅定了決心,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

等人離開了,沈晞纔好奇的看著顧洛棲。

“你是不是在想什麼?”

“不愧是我舅舅。”顧洛棲也冇隱瞞,她皺了下眉頭,淡淡的開口:“既然是我媽的孩子,都分貝這麼多年了,也該團聚了。”

“……”沈晞沉默了下,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語重心長的開口:“我明白你的意思,洛棲,你應該明白你媽媽忌憚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