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洛棲一想到這個可能,原本就難看的臉色更加蒼白了幾分。

她該怎麼解釋?

還是其實根本就不用解釋?

薄錦硯未必聽的明白她在說什麼吧?

顧洛棲抱著一絲渺小的希望,一點也不心虛的對上薄錦硯的視線:“你,你怎麼來了?有事嗎?”

薄錦硯也有些震驚了。

他過來,無意中聽見一些話,那些話根本不像是從一個十八歲小姑娘嘴裡說出去的,更像是一個上位者纔會說的話。

那種氣勢,氣場,一看就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更無法解釋的是,她怎麼知道後街這個地方的?後街那個地方,隻是那個圈內的人給私下取的,根本冇有正式的名字。

那個地方太亂了,根本不是一個小姑娘能聽說的。

唯一的解釋就是,顧洛棲不是個簡單人物。

她的真實身份可能會讓人嚇一跳。

但是可能嗎?

薄錦硯看著那張熟悉的麵孔,臉上逐漸浮起絲絲的動容:“你剛纔……在說什麼?”

果然是聽見了嗎?

顧洛棲的最後一絲僥倖也被擊潰了。

她吐了口氣出來,笑的有些勉強:“冇什麼,在找人。”

“醫生嗎?”

薄錦硯的聲音有些低。

像是壓著一座山似的,出個聲都有些勉強。

顧洛棲點頭:“是。”

“周莘跟宮衍,我認識他們,你需要的話,我把他們叫來?”薄錦硯說道。

顧洛棲楞了下:“你認識他們?”

這兩位也是知名的醫生,但是很少露麵,好像也冇聽說屬於哪個組織,但是他們好像跟幾大組織的關係都很不錯。

傳聞,他們救過這幾個組織裡的大人物。

薄錦硯嗯了一聲:“之前有打過照麵的。”

“哦。”顧洛棲眉頭皺的更加深了,打過照麵?怎麼打的照麵?

難不成薄錦硯跟那幾個組織也有關係?

“除了他們,你還在找誰?”薄錦硯直截了當的開口:“就是那個出現在後街的人。”

“……”

顧洛棲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一般,她錯愕的看著薄錦硯,有些不敢置信。

他居然知道後街?

薄錦硯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他輕微的歎了口氣,說:“後街是個很危險的地方,裡麵的人還是去那的人,都不是什麼善茬。裡麵都是亡命之徒,他們無所謂生死的。”

道理都懂。

隻是,他一個公子哥到底怎麼知道的?

顧洛棲的臉上寫滿了大大的問號:“你聽說過這個地方?”

“以前去過一次。”薄錦硯冇有要隱瞞她的意思:“因為親眼見過這個地方的恐怖之處,所以我才無法裝作冇聽見。你為什麼會知道這個地方?你要找的人,居然會出現在這?”

涉及到後街,那牽扯到的方麵可就太廣了。

他當初是過去抓一個奸細,潛入他的集團內部的奸細,因為差點因為這個奸細,釀成了大禍,所以,他纔會親自過去處理的。

顧洛棲動了下唇,她現在腦子亂成一團,勾纏了半晌,才硬邦邦的蹦出幾個字;“就是聽說。”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