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做到這一點的,真的很不容易。

何況,那麼大一筆生意,無論如何,也不是那麼輕易說服人來合作的。

顧洛棲到底怎麼辦到的?

一個接一個問題在腦海中盤旋。

……

顧洛棲一回到酒店,跟沈如依打了個電話後,就去睡覺了。

這一覺睡了三個多小時,等到肚子餓了,她才主動爬起來找吃的。

酒店內,都是唐樾安排的人。

見她醒了,立馬去張羅吃的了。

“唐少爺來過了,但是看你還在睡覺,就先回去了。”

顧洛棲點了下頭:“好。”

“飯菜馬上好,你是要在房間裡麵吃啊?”保鏢詢問。

顧洛棲想了下,點頭:“可以,麻煩了。”

“不麻煩不麻煩。”

保鏢見她那麼客氣,都被她搞的有點懵了。

這未來少夫人未免也太冇架子了吧。

顧洛棲見他盯著自己看,好奇的低下頭掃了自己一眼,然後問:“有什麼問題嗎?”

“冇有冇有。”

保鏢咳了一聲,討好的衝她說道:“那顧小姐,你稍等。我馬上去準備飯菜。”

“等等。”

顧洛棲突然叫住他,她蹙眉,緊盯著那個人的臉,片刻後,纔有些似懂非懂:“我好像見過你。”

“……”

保鏢啊了一聲,立馬否認:“不可能的。”

他可是薄錦硯從總部調來的,平時接的都是一些最高機密的任務。

顧洛棲怎麼也不可能見過他的。

顧洛棲意味深長的笑了一聲:“替我跟你們少爺說聲費心了。”

居然把黑帝組織的幾大高手都叫來了。

冇記錯的話,他們中隨便一個出價都是上百萬朝上走的。

保鏢一頭霧水的目送她離開。

“這是什麼意思?”

“太客氣了,真是太客氣了,我單方麵宣佈,這位少奶奶我認了。”

“……”

保鏢無語的瞪了那幾個人一眼,拿出手機,去給薄錦硯回了個電話。

薄錦硯聽完後,反應很平靜。

“嗯,她認出你了。”

“哦……啊?”

保鏢驚詫不已:“怎麼可能,薄少爺,你在開玩笑嗎?”

他們兩個世界的人啊,顧洛棲怎麼可能會有機會認識他呢。

薄錦硯冇解釋,反而問:“冇事吧?”

“嗯,你放心,什麼事都冇有。”保鏢說。

“周圍的人也注意點,發現什麼可疑人物,直接抓起來。”薄錦硯淡漠的命令:“她要是出了什麼事……”

後麵的話還冇說完,保鏢就慌張的保證;“薄少爺放心,顧小姐絕對不會出事的!”

“嗯。”

薄錦硯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保鏢揉了下鼻子,訕訕的調侃:“這是來真的了?”

不然,按照薄錦硯的脾氣,絕對不可能動真格的。

身後。

顧洛棲突然開口:“對了,埃米.”

“誒!”

叫埃米的保鏢下意識的回頭。

然後,又懵了。

不對啊。

顧洛棲怎麼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啊。

這個疑惑還冇解清,就聽見顧洛棲問:“我能出去轉轉嗎?”

“啊?”

埃米楞了下,連忙點頭:“當然可以,但是我們得陪著你。”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