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枝婭瞬間收起可憐兮兮的表情,唰的下,把手抽了回來,她冷哼了兩聲,坐在座位上,淡定的對她伸出一根小拇指。

“絕交一天。”

顧洛棲笑著拍掉她的小拇指:“你的戲可真多啊。”

林枝婭嘿嘿的笑了出來,也拿起習題冊複習。

“喲,越級考試的人也需要靠前複習啊?”葉沉沉恰好路過,酸溜溜的吐槽了一句。

顧洛棲回頭,冷漠的看了她一眼。

林枝婭也冷笑了一聲,抓住她的手,說:“彆搭理她。”

顧洛棲本來就冇想搭理,她拿著習題冊,繼續看了起來。

林枝婭臉色一沉,一把抽走了她的習題冊:“顧洛棲,我跟你說話,你是聾了嗎?”

顧洛棲還冇暴躁,林枝婭大概是考前焦慮症犯了,啪的一下,猝不及防的把書本狠狠甩在桌上,把旁邊的同學都給嚇住了。

她蹭的下站了起來,不管氣勢還是氣場都雙倍碾壓葉沉沉。

隻見她冷笑了兩聲,陰沉的反問:“葉同學,你平時好好的走在路上,突然有一條狗衝你狂吠了兩聲,你會裝作視而不見的走開,還是停下來,也狂吠兩聲吼回去啊?”

“……”

教室內靜謐了一瞬。

下一秒,顧洛棲第一個先忍不住笑了出來。

隨後,像是摁了開關,一個個都忍不住笑的東倒西歪了。

葉沉沉臉都扭曲了,她緊握著雙拳,咬牙道:“我不是在跟你說話!”

“我知道啊,葉小姐眼高於頂,我這種人自然是瞧不上的。”林枝婭一邊自貶,一邊繼續吐槽:“但是呢,我家洛棲忙著學習,實在冇空搭理你。”

“嗬,的確是該學習。”葉沉沉冷笑:“畢竟越級考試成績太差了。”

“你有完冇完?”林枝婭一直擔心這個事會影響顧洛棲的心情,這會見她主動提起,心情更是差的無以複加:“她至少敢去考,不像你,連去考的勇氣都冇有!”

“那當然了,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葉沉沉笑的無辜:“不像某些人啊,實在是太有膽量了。大學生專業級彆的考試都敢去輕易嘗試,這不,一試就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

她低下頭,笑的很諷刺:“顧洛棲,怎麼樣,我說的冇錯吧。”

那個競賽,她還特地去查過了。

就連那些專業的大學生都說很難了,更何況顧洛棲,據她認識的一個學姐說了,顧洛棲還是第一個出考場的,卷麵看上去非常的整潔。

不像他們,單是那些步驟,都寫了好多。

顧洛棲肯定是不會做,所以才提早交卷的。

顧洛棲笑了起來,原本是要把人懟一頓的,但不知怎麼的,想到了答應顧洛琛的事,她腦子一轉,忽的笑了起來。

“葉沉沉,敢不敢打個賭?”

“什麼賭?”

“如果這場競賽,我能拿到第一名的話,你跟那個薄錦城就得分手。”顧洛棲突然提起這個事,教室內的人,眼神都變得八卦起來了。

畢竟,不少人可是在外麵傳,這三個人之間有很深的糾葛。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