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沉沉臉頰一紅,緊緊的的依著他。

“對了,沈阿姨,你是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哦,是。嗓子有點不舒服,所以來這那點藥。”沈如依被薄錦城的眼神盯著看有些不舒服,她裝模作樣的咳了一聲,說:“你呢,怎麼來醫院了?”

葉沉沉嬌笑了一聲。

薄錦城笑著解釋:“沉沉有點感冒,我不放心,還是來醫院這邊看看。”

“哪有啊,就是一點小感冒,你就愛大題小做的。”葉沉沉掩飾不住的幸福,但還是忍不住抱怨。

薄錦城依舊笑的溫柔。

“我會擔心的。”

沈如依看著他們兩個互動,笑的有些牽強:“這樣,那你保重好身子,我先走了。”

說完,她緊了下手上的包,越過他們,沉默的走開了。

薄錦城若有所思的盯著她離開的背影,目光微微凝著一層的疑惑。

“怎麼了?”

葉沉沉好奇的問。

薄錦城搖頭:“她是你之前的那個母親?”

“是啊。”葉沉沉順著他的目光,打量著沈如依離開的背影,眉梢微微壓了下:“怎麼了?”

“冇什麼,她還是挺關心你的。”薄錦城笑著反問。

葉沉沉支吾了一聲,說;“是啊,她人蠻好的。”

這話可就違心了。

葉沉沉心底早就罵開了。

當年要不是抱錯了孩子,她從一出生可就是含著金鑰匙的,哪裡需要受苦受累十八年啊。

這一切的一切,雖然說是一場誤會,但是,保不齊就是沈如依那個眼光短淺的女人為了要讓自己的孩子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才故意掉包的。

薄錦城一邊帶著她往裡走,一邊笑著說道:“我還以為你會討厭她的。畢竟你從小就被抱錯了。”

葉沉沉的心咯噔的跳了一下。

她還以為自己的表情暴露了心事,嚇的她立馬扯開一抹笑,掩飾道:“怎麼可能啊,那又不是她的錯。隻是護士不小心而已。”

薄錦城笑了笑,拍了下她的腦袋瓜子:“沉沉,你真善良。”

葉沉沉看著近在咫尺的英俊男人,心臟砰砰的亂跳了起來。

“走吧,去看醫生。”

薄錦城牽著她的手,若有所思的走了進去。

剛纔沈如依可不像是生病的樣子,而且嗓子疼,也冇見她說話聲音有什麼影響。

難不成……生病的是彆人嗎?

……

入夜。

醫院內一片安靜。

就算偶爾有聲音,也隻響了一會兒,就又歸於平靜了。

有人悄無聲息的摸上樓。

在過去的半個小時內,他已經把其他幾棟病房都挨個搜尋了一遍,並冇有發現什麼異常,也隻剩下這一棟的冇看。

要是這裡藏了什麼,也隻能藏在這一棟的了。

走廊外,一片燈火通明。

幾個病房內,偶爾傳來交談聲。

男人裝作在找人,挨個房間看過去。

一直到最後一棟,還是一無所獲。

他眉頭緊皺著,十分不解的發了簡訊出去彙報了下結果,然後,一個轉身,突然轉件一個護士。

男人嚇的後退了兩步。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