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我要求,不管這件事結果最終如何,都已經造成了嚴重的社會輿論壓力。隨意,最終結果得向全社會公共。”

女孩子臉色一僵。

她錯愕的看著顧洛棲,雙手緊緊的抓住了褲子。

警察點了下頭:“這個可以,因為這個事本來就已經鬨的很好大了。不管查出什麼結果,都會通報出來的。”

顧洛棲點頭:“好,我配合。”

顧洛棲答應的痛快,她回頭,下意識的看了眼薄錦硯。

對方點了下頭,衝她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去吧,我在這等你。”

“好。”

顧洛棲輕笑了下,撇了眼那個明顯不安的女孩子,光明正大的跟著兩個警察離開了。

女孩子坐在椅子上,表情分外的僵硬。

她悄悄的嚥了兩下口水,不安的看了眼那個明顯不好惹的男人。

薄錦硯冷淡的撇了她一眼。

就一個眼神,女孩子就嚇的瑟瑟發抖,她慌忙避開了眼,越發不安的抓著褲子了。

警察見她還不動,皺眉:“何同學?”

“啊!”

何安安嚇了一跳。

她老師見了這一幕,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她抬起手摁住了她的肩膀,還以為她在害怕,低聲的安慰道:“安安,不要害怕,跟他們進去,他們不會冤枉你的。”

何安安抿了下唇,艱難的露出一抹笑。

“好,好的。”

她忐忑的站了起來,回頭看了眼老師,這才頭也不回的進去了。

老師也看出來薄錦硯不是個普通人。

這個人站在那,就讓人感覺到了強大的壓迫跟壓力襲麵而來,彆說何安安了,就是他們這些幾十歲的人了,見了也感覺到害怕的。

而且,他全身上下穿的衣服全部都是名牌。

這個人絕對非富即貴的。

老師嚥了下口水,走了過去,有些底氣不足的開口:“這件事,看警方怎麼調查,是什麼結果就是什麼結果。”

薄錦硯冷淡的看了她一眼,靜待他的下文。

老師抿了下唇,說話的聲音都有些磕磕絆絆的:“你彆指望用一些手段,捂住彆人的嘴巴。這麼做的話,小心會適得其反。”

薄錦硯聽完,隻是笑了下,連回答一下都懶。

他越這麼淡定,老師就越不安。

何安安可是連續兩年蟬聯這個競賽的一等獎,讓她這個導師倍兒有麵,今年卻被一個高中生給pk下去了,彆說何安安了,她這個導師背後也冇被人貶低。

所以,她比誰都希望顧洛棲作弊了。

……

小房間內。

何安安環顧了一圈四周,本來就緊張,這會不安兩個字差寫在臉上了。

警察給她倒了一杯溫水,說道:“你彆緊張,隻是一個問話而已,讓你們兩個當麵對峙下。”

何安安露出一抹勉強的笑。

“是,我,我明白,我配合。”

顧洛棲幽幽的開口:“可以開始了嗎?”

警察點頭:“可以。”

何安安見她挪了下椅子,頓時,渾身的防備都樹立起來了,她警惕的看著顧洛棲,眼神帶著濃濃的戒備。

顧洛棲懶洋洋的看著她,說:“好,第一個問題。”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