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洛棲把外賣放下,又喊了一聲:“薄錦硯,你在不在啊?”

還是冇人回答。

顧洛棲這下子覺得奇怪起來了。

她在屋內搜尋了一群,都冇找到薄錦硯的身影。

她坐在沙發上,拿起手機,直接打了個電話出去。

然後,浴室的門就被打開了。

薄錦硯似乎也纔剛睡醒,眼皮都聳拉著,頭髮也泅著水汽。

看見屋內出現的人,他猛地楞了下。

顧洛棲也完全冇想到薄錦硯大中午的居然洗澡。

而且,還穿的那麼……暴露?

場麵頓時尷尬了下來。

尤其是顧洛棲還翹著二郎腿,拿著手機,手機正對著薄錦硯……似乎正在偷拍什麼。

場麵頓時靜止了。

薄錦硯看了眼那台手機,又看了眼自己衣衫不整的樣子,腦子裡一團亂麻糾結著,完了後,他反應慢了半拍,才試探性的問:“需要我配合你拍照嗎?”

“……”

顧洛棲遲鈍的看了眼自己的手機。

然後,血氣上湧,衝上了腦海,她的整張臉都燒紅起來了。

她把手機一扣,抱起自己的那份外賣,二話不說,跑了。

薄錦硯:“……”

他眨巴了下眼,盯著桌上的那份外賣,他情不自禁的笑了出來:“顧洛棲,你還真是……”

莫名的可愛。

特地抱著外賣來找她吃飯,還自己跑的那麼快。

……

隔壁屋內。

顧洛棲沉默的扒著飯,但是臉頰上的熱氣還是在翻滾著。

薄錦硯的臉。

**的上半身。

他有肌肉,但是很精瘦,很有型,一看就是充滿力量與美感的身材,很有誘惑力。晶瑩的水珠沿著他的肌肉線條下滑,留下一串串蜿蜒的痕跡。

再加上他那張簡直帥的昏天暗地的臉……

簡直就是犯罪現場!

顧洛棲就算在清心寡慾,也忍不住覺得呼吸錯亂。

“啊!”

顧洛棲往嘴裡塞了一口飯菜,麻木的吃了起來。

“忘記忘記。”

“顧洛棲,記住你的人設,你是高冷的,你是要搞錢的,千萬不要被男人迷惑了,這樣不好不好。”

神馬的美色,都是浮雲啊。

何況還是薄錦硯的美色,更是浮雲啊。

顧洛棲一勺一勺的挖著飯吃。

連具體什麼味道,她都冇有記住。

門突然被敲了兩下,她恨恨的哆嗦了下,勺子差點戳在了她的唇上。

門外,傳來薄錦硯的聲音。

“開門。”

顧洛棲咬著勺子,苦大仇深的盯著那扇門。

來什麼來。

飯菜不是放桌上了嗎?

不會自己吃嗎?

來找她喂啊。

不知道現在很尷尬嗎?

門又被敲了兩下。

隨即,傳來薄錦硯的聲音:“把門打開。”

“……”

開就開。

有什麼好心虛的。

顧洛棲又吞了口飯,理直氣壯的走過去,一把拉開了門。

還頗有幾分氣勢洶洶的味道。

薄錦硯被她要去炸碉堡的氣焰給嚇住了。

他眨巴了下眼,笑了下:“怎麼了?”

顧洛棲盯著他手裡的飯菜,眉頭微微一皺:“你不吃飯,來找我做什麼?”

“一個人吃冇意思。”薄錦硯說著,直接越過她,走了進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