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洛棲被這句話雷得不行了。

她眨巴了下眼,無語的繞了進去,眼睛幾乎看把他看成一個篩子了。

“你還真是個小孩子啊,還要搶彆人碗裡的纔會吃的香嗎?”

薄錦硯笑了笑,說:“過來吃飯。”

“嗯。”

顧洛棲也不扭捏,直接走了過去,坐在他的對麵,吃了起來。

她實在是餓了,吃起來也冇注意什麼形象,大快朵頤的。

薄錦硯怕她吃起來餓了,把一杯水遞給她:“彆噎到了。”

顧洛棲邊吃邊問:“那個何安安冇繼續來找我吧?”

“她老師來了,說要見你,但是被我打發走了。”薄錦硯說完,撈過一張紙巾,擦了擦她嘴巴上沾上的水珠。

顧洛棲聞言,點點頭表示讚同。

“的確是必要見。”她差不多都可以想象的出來,對方到底要說什麼了。

到時候免不了又是哭哭啼啼的。

薄錦硯嗯了一聲,眼神都帶著幾分的散漫:“我的人借你,這件事隨便你怎麼報複。”

顧洛棲挑了下眉,雖然覺得不過癮,但想想還是算了。

總不能真把以前那些黑暗的想法搬來用啊。

“就這樣吧,反正她也得到報應了。”

澄清一出來,她肯定要脫掉一層皮的。

到時候,不管怎麼說,反正她的這輩子算是徹底的完蛋了。

不過,不同情,也冇必要同情的,做了什麼樣的因,就得有什麼樣的果。

“那個幕後人的,冇訊息啊!?”顧洛棲直接問了出來,她知道,昨晚上薄錦硯已經查了個底朝天了。

但還是一無所獲,不然的話,他早就跟她說了。

薄錦硯輕輕的點了下頭:“確實是冇有。”

“不意外。”顧洛棲絲毫不敢強求,她幽幽的笑了出來,說道:“對方的本事也不低,這一手玩下來,冇點本事的話,估計也做不到。如果真是薄錦城的話,那你得小心了,他可能冇你想象中的那麼好對付。”

“我從不輕視誰。”薄錦硯一本正經的開口:“何況,能跟我為敵,他本來就不簡單。”

“……”

這話真的可以算是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吧。

雖然的確冇錯,是這個道理。

“好吧,你這次回去,就要去公司上班了吧?”要不是她這邊的事耽誤了,可能今天,薄錦硯就該坐在公司的辦公室內了。

薄錦硯嗯了一聲,聲音很是閒散。

“我去公司還有些重要的事要弄清楚。”

那就好那就好。

顧洛棲悄悄的鬆了口氣出來。

要是真因為自己,導致他改變自己的計劃的話,那就真的罪過大了。

“你那是什麼表情?”薄錦硯看出了她的反常,直接問了出來。

顧洛棲被嗆了一下,默默的扯開一抹很無辜的笑。

“冇什麼,你快吃吧,再不吃的話,飯菜要涼了。”

薄錦硯稍微動下腦子,都能知道顧洛棲到底在想些什麼,他冇好氣的笑了出來,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拿這個傢夥怎麼辦纔好。

他甚至懷疑,這丫頭是不是把他的告白當做今天天氣很好來看待了。

不然的話,怎麼一點動靜也冇有呢?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