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他再不提的話,這個女孩子估計會直接給他來個選擇性失憶吧。

這麼想著,薄錦硯看她的眼神都變得若有所思起來了。

特彆是,顧洛棲發現他在看自己後,迅速的彆開了目光。

怎麼看,怎麼覺得可以。

薄錦硯危險的眯起了眼。

顧洛棲原本還吃的挺開心的,被薄錦硯那麼看著之後,她就變得一點也不開心了,甚至,還有點暴躁了。

“你那麼看著我做什麼?”

“那你躲什麼?”薄錦硯問。

顧洛棲咬著筷子,含糊不清的控訴:“你看我的眼神那麼可怕,我怎麼就不能躲一下啊?”

可怕……太可怕了。

像是她做了什麼錯事一樣。

薄錦硯扯了下唇,看上去似乎是被氣笑了。

他放下筷子,看了眼她的碗,確定她吃完了,纔開口:“我上次……”

“我還想吃點水果!”

他剛一開口,就被顧洛棲給快速打斷了。

女孩子迅速的站了起來,抱著碗就要往外麵衝。

薄錦硯歎了口氣,直接走過去,把人攔了下來,然後,摁在沙發上坐好。

顧洛棲還想蹦起來,被薄錦硯的一陽指,直接摁了回去。

“……”

“先讓我把話說完,我說完了,去給你拿水果吃。”薄錦硯幽幽的開口,隻是,說出去的話,像在哄小孩子。

顧洛棲坐立不安的,眼神也左右躲閃著。

薄錦硯捧住她的臉頰,認真的凝視著她的雙眸:“不許躲,聽我說完。”

“……”

顧洛棲盯著地麵。

薄錦硯見她還是一副鵪鶉的樣子,心中歎氣,但是語氣還是十分的溫和:“顧洛棲,我說我喜歡你,你到底什麼想法,給我一句準話。”

“什,什麼準話?”顧洛棲慌不擇亂的開口:“喜歡我的人那麼多,我還得一個個去回覆嗎?”

這句話也是真的。

薄錦硯哭笑不得:“我知道,但是我不一樣。”

“你哪裡不一樣了?”顧洛棲一提到這個事,腦子就跟漿糊一樣,揉成一團了,怎麼也攪拌不均勻。

薄錦硯盯著她的雙眼,灼灼的開口:“因為你對我也是有幾分喜歡的吧。”

“……”

真的太自戀了!

就算有自戀的資本,那也得低調些啊!

顧洛棲的臉迅速的膨脹,紅了起來。

薄錦硯笑著說道:“給我個話,如果你也喜歡的話,那我們就在一起,如果你不喜歡我的話,那我就繼續追你。”

“……”

顧洛棲無辜的睜著眼,愣愣的看著薄錦硯。

好半晌,她才低聲的問:“你到底喜歡我什麼?”

她也冇很好啊。

脾氣差不說,一言不合還會動手。

男生不都喜歡溫柔懂事的那種類型嗎?

怎麼還有看上她的呢。

薄錦硯輕笑:“喜歡你還需要什麼理由嗎?”

“怎麼會不需要了?”顧洛棲反嗆回去,反正臉也紅了,她也豁出去了:“喜歡一個人都需要理由的。”

薄錦硯挑了下眉,幽幽的問:“你不會想從我這聽聽你的優點,所以,才這麼糾結這個問題的吧。”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