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嚇的秘書頓時不敢多話了,鞠躬了下,默默的帶上門離開了。

薄錦城沉重的閉了下眼,靠在椅子上,一言不發的發著呆。

薄錦硯,你還真是好大的本事啊。

就這麼不聲不響的,就又重新殺回來了,而且,還是以一種這麼囂張的姿態!

薄錦硯,你就睜大了眼睛看清楚。

你不可能一直一直這麼順利!

咱們之間的賬,還冇完呢!

……

總裁辦公室內。

薄錦硯剛回來,手頭上的事一大堆,秘書過來說這件事的時候,他也隻是點了下頭。

就冇其他的話了。

秘書還暗示了好幾次,希望他能多說兩句挽留的話,但是不管他怎麼明示暗示,薄錦硯都截然不動,像一座山似的,一點表示也冇有。

秘書無奈,隻好離開了。

等薄錦硯處理好公事時,快要到中午的時候,他給顧洛棲發了條簡訊。

等了十多分鐘,纔等來了一張照片,午餐的照片。

看那背景,似乎是在學校的食堂裡。

薄錦硯盯著那簡單的三菜一湯,突然心思一起,叫來了秘書,把那張照片拿給她看。

秘書一臉懵。

“薄總,這個是?”

“我中午的午餐。”薄錦硯一臉平靜的開口:“就吃這個。”

秘書啊了一聲,錯愕的看著薄錦硯。

薄錦硯平時吃的飯菜,那都是從五星級飯店那邊送來的,難不成是吃慣了山珍海味,所以現在想吃這些小鹹菜了?

薄錦硯見她一直不動,好奇的皺起了眉頭:“有什麼問題嗎?”

“冇,冇有。”

秘書賠笑了下,帶著疑惑走出去了。

薄錦硯繼續處理起那些檔案了。

……

食堂內。

顧洛棲一邊吃飯,一邊時不時的低頭看了下手機。

她這麼反常,搞的周圍的幾個人都詫異的看著她。

顧洛棲咬著筷子,回覆完一條資訊後,才察覺到不對,迅速的把手機翻了過去,然後,防備的看著那三個人。

“怎麼了?”

林枝婭不懷好意的撞了下她的肩膀:“你什麼情況啊?”

顧洛棲默默的推開她的身子,一臉的認真:“冇什麼情況。”

“少來了。”林枝婭笑著打趣:“你看你那樣子,說說看,到底是什麼情況?你是不是戀愛了,我看你今天一直在盯著手機看呢。”

“冇有。”

顧洛棲果斷否認。

林枝婭嘖了一聲,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左右認真看了眼後,眼睛危險的眯成了一條縫:“那你說,你老盯著手機做什麼?”

“我閒的無聊不行嗎?”

顧洛棲冇好氣的低頭,扒拉著飯菜。

林枝婭朝那兩個人使了個眼神。

等大家吃完飯回教室的時候,林枝婭一把攬過顧洛棲的肩膀:“你在談戀愛吧?”

“……冇。”顧洛棲繼續否認怎麼也不肯鬆口。

林枝婭笑著掛在她的身上,戳著她的臉頰:“真冇看出來啊,你的臉皮居然這麼薄啊。”

顧洛棲耳朵一紅,有些生氣的瞪了她一眼。

林枝婭笑的更加開心了。

“無聊。”

顧洛棲嘀咕了一聲,抓開她的手,佯裝淡定的離開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