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錦硯,真的回來公司了?”

“是啊。”秘書壓低了聲音抱怨;“好好的,一聲不吭又給跑回來了,而且,一回來,就把權力都回收走了。二少爺今天下午就離開公司了,你說說,他現在有多麼的尷尬啊。”

葉沉沉抿緊了唇,問:“那他人在哪裡?”

秘書搖頭:“不知道啊,二少爺什麼也冇有說,就離開了,但是我看他這個樣子,應該是很難過的。你要不,去他家看看什麼情況?”

葉沉沉抬起頭,看了眼這家公司。

很大,而且還曆史悠久。

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利潤。

國內外整個商圈,冇人不知道宮廷集團的。

她原本以為,自己就要成為這家公司的少奶奶了。

現在呢,什麼都冇有了!

“薄錦硯不是說要退出去啊?”葉沉沉不甘心的反問:“這件事大家都知道的,而且他的態度也是那麼的堅決,怎麼好好的,又要回來了?”

秘書也是一臉的懵:“誰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之前那麼多人去找,甚至連董事長都親自去找他要他回來,但是他都不答應。”

頓了頓,秘書小心的說道:“不過,最近好幾個老客戶,都要跟宮廷集團解約,但是,薄少爺一回來,他們就又回來求合作了。所以,有人私底下傳,這件事的背後,是不是薄少爺在賊喊捉賊。”

“……”

葉沉沉臉色一變:“我知道了。”

這麼湊巧,十有**估計就是了。

不然她還真想不出來,還有誰有這麼大的能耐。

“那葉小姐,事情就拜托你了。”秘書認真的開口:“二少爺現在肯定很難過,你一定要好好陪他。”

葉沉沉抿了下唇,這才點頭答應了下來。

“我知道了。”

……

葉沉沉去了好幾處地方,最後,纔在酒吧找到了人。

薄錦城之前帶她來過,老闆見他們關係親密,就把包廂告訴她了。

葉沉沉一打開包廂,就聞到了一股很濃的酒味。

她臉色一變,迅速的走了過去,奪走了薄錦城手上的一杯酒

薄錦城原本在閉目養神,酒杯被奪走了之後,他才懶洋洋的掀開了眼簾,看著葉沉沉惱羞成骨的樣子,眉眼微微挑了兩下。

“你怎麼來了?”

葉沉沉抱著酒杯,看了眼那幾個空掉的酒瓶,神色更加難看了。

她掙紮了下,才溫和的開口:“你公司的事,我已經知道了。”

“嗯,是嗎?”薄錦城笑了笑:“也是,遲早的事。”

葉沉沉見他一副頹然的樣子,頓時心就跟什麼紮過似的。

她半蹲著身子,握住了他的手,生氣的反問:“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對你?你對公司付出了多少。憑什麼,薄錦硯一回來,你就得讓開了?他們這麼做,未免也太不尊重你了。”

薄錦城一臉平靜,歎了口氣,說道;“冇辦法啊,他纔是薄家的太子爺,公司的繼承人,從小就是被這麼培養過來的。”

“可你也很努力啊!”葉沉沉替他打抱不平:“不行,你不能就這麼算了!你要這麼算了,那你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豈不是都白費了?”

“真這樣的話,那也是冇辦法的。”薄錦城無所謂的笑了出來:“這件事我父親都已經默不作聲了,那就說明,他也是主持薄錦硯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