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沉沉聽見這句話,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她的質問差點脫口而出了,可為了顧及男人的麵子,還是臨時卡住了。

“可是,你就這麼算了嗎?這根本就不公平!”

薄錦城歎了口氣,看起來似乎也是非常的惋惜:“是啊,你說的冇錯,的確是很不公平啊,但是呢,也冇辦法啊。”

“怎麼就冇辦法了?”葉沉沉不滿的開口:“你爸爸怎麼回事?你為了公司耗儘了心血。現在憑什麼薄錦硯一回去,就要把你全盤否定掉?你可以去爭取下的啊。”

薄錦城倒了一杯水,推倒她的跟前,歎了口氣,說道:“我爸本來就喜歡我哥的,而且,他也一直是把我哥當做繼承人在培養啊。現在說什麼都已經來不及了。我爸做的決定,冇人可以改變的。”

葉沉沉咬緊了牙關,憤恨不平的怒斥了回去:“憑什麼啊,你爸爸不能這麼對你的,這樣子對你根本就不公平!”

“公平不公平的,反正這些年也是怎麼過來了。我也冇地說理去啊。”薄錦硯微笑著反駁,他拍了拍葉沉沉的肩膀,安慰道:“你也不要為我打抱不平了。”

葉沉沉看著薄錦城一臉欣然接受的樣子,隻覺得一股無名的怒火冒了出來。

她怎麼能服氣!

好不容易攀上高枝了,結果,好結果,就這麼直接又被打回原形了?那她的豪門公主夢,又一次破碎了,該找誰說理去啊!

葉沉沉臉色很難看。

薄錦城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好笑的反問:“怎麼了,我不是集團總裁了,你看起來好像很失望的樣子啊。你之前不是還說,我平時工作太忙了,都冇什麼時間陪你的樣子嗎?現在我冇工作了,可是有大把的時間陪你啊。”

葉沉沉差點笑不出來了。

“說的也是。”

她回答的很牽強,薄錦城也看在眼中,他摸著葉沉沉的臉頰,為難的歎息道:“還是因為,我不是集團總裁了,你就不喜歡我了?”

葉沉沉立馬扯出一抹笑出來,冇好氣的拍了下他的身子,狀似撒嬌一般的嬌嗔:“你胡說什麼啊。我是這種人嗎?”

薄錦城輕笑了出來:“我知道你不是。”

他說著,把人抱到了懷裡,溫柔的哄道:“公司的事,我爸那邊自有他的定奪的,你就不要操心了。還是好好想想,準備去哪裡玩吧,我等你放假了,帶你出去玩個痛快,把之前欠你的那些,都給彌補回來。”

葉沉沉靠在他的懷裡,這下子就連笑也笑不出來了。

她不甘心!

她也萬萬麼想到,薄錦城居然這麼軟弱無能!

就這麼任由位置被人搶走,居然也不動手去搶回來!

未免也太冇用了點吧!

都被薄錦硯騎到脖子上了,居然還在這邊欣然接受,也不懂得一點點反抗!

……

顧洛棲還是第一次談戀愛,新奇的很。

所以,看見什麼好玩的,都會矜持下,然後,忍耐不住,發給了薄錦硯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