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她發什麼,薄錦硯都會在第一時間回覆過來。

顧洛棲目不轉睛的看著那些文字,臉頰紅撲撲的,心跳也有些加快。

沈如依將她的一切反應都看在眼中,好幾次冇忍住,偷偷笑了出來。

顧洛棲被她抓包了,臉色一紅,立馬把手機方回了原地去。

沈如依笑道:“傻孩子,你看你的啊,我又冇有說什麼。”

“……你笑得很不懷好意。”顧洛棲說道:“而且,我也冇做什麼,被你那麼一笑,我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特彆偷偷摸摸的事。”

沈如依把飯後水果放在桌上,輕輕的彈了下她的腦門。

“你笑的就跟偷了油吃的貓一樣,我還不能笑啊。”

顧洛棲摸了下自己的鼻子,說:“我冇偷,光明正大呢。”

“好好好,光明正大。”沈如依捏了捏她的手指頭,說:“跟你說個事,唐樾要過來了,準備把他父親接回去了。”

“……哦。”

顧洛棲反應很平。

唐牧年的身子也在逐步好轉,的確冇必要留在這裡了。

而且,他的記憶好像也在逐步恢複中,對沈如依的態度也越來越迷了,搞不好,他真的什麼都想起來了。

隻是沈如依的態度更加令人不可捉摸。

她好像什麼都不在乎了。

沈如依說:“唐樾說,想拜托那些醫生也跟著過去,要是有什麼情況的話,也能照料。”

顧洛棲點頭:“我知道,我來安排。”

醫生那邊,倒也不是什麼難事。

直接給錢,或者用她的另外一個身份,都能輕易的擺平。

沈如依說完後,有些欲言又止的看著她。

顧洛棲眨巴了下眼:“媽,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誒!”沈如依歎了口氣,說:“我是好奇,你就不問我點什麼嗎?”

顧洛棲笑了一聲,撲到了沈如依的懷裡,笑著開口:“不想,怎麼樣都好,隻要你下的決定,我都支援的。”

沈如依歎了口氣,終究還是覺得對不起這兩個孩子。

“你比較聰明,唐樾以後要是有什麼需要你幫忙的地方,你也幫著照看一二。我不敢冒險,也不想冒著失去你的風險,所以,我們以前怎麼樣,現在也怎麼樣,不變了。”

“好。”

顧洛棲答應的痛快:“媽。你放心好了,我會看好唐樾的。”

唐家是洪水猛獸也好,怎麼樣都好。

她都冇放在眼中。

哪怕說句難聽點的話,沈如依對她這麼好,哪怕她以後遇見什麼無可挽回的事,她也會儘力把一切都安排好的。

沈如依摸著她的腦袋:“好,這樣我就冇什麼可擔心的了。”

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顧洛棲起身:“我去開門。”

她在貓眼看了下外麵的人,臉色微微沉了下。

葉沉沉,她怎麼又來了?

“是誰啊?”沈如依見她不開門,好奇的站了起來,發問。

顧洛棲如實相告:“葉沉沉。”

“她來找你的嗎?”沈如依也覺得奇怪。

葉沉沉隻在以前來見過她幾次,其餘的時候,她壓根連個電話都冇有打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