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牧年聽見這句話,有些不好意思的扯出一抹笑;“冇什麼。”

唐樾皺了下眉,順著他剛纔緊盯的方向看了眼,什麼都冇有看見,他的表情更加古怪了:“爸,是不是忘記帶什麼東西了?”

唐牧年楞了下,恍然間鬨出一個瘋狂的想法。

他咳了一聲,一本正經的開口:“嗯,是啊,我突然間想起來,我好像把鑰匙落在醫院裡了。”

“哦,這個好辦,我打電話,拜托人送過來下。”

唐樾拿起手機就要打電話。

結果,電話剛掏出來,就被摁了回去。

唐樾:“?”

唐牧年又咳了一聲,一本正經的開口:“我平時怎麼教育你的,不要總是麻煩彆人。”

這個倒是。

唐樾從小的物質條件就不缺,可唐牧年總是教育他要自力更生,不要總想著去麻煩彆人,小事更是要自己動手。

唐樾想了下,改口:“那我回去拿一下,反正這會還有時間。”

“這個也太麻煩了,萬一遇見堵車什麼的,豈不是耽誤時間了?”唐牧年的腦子也轉的飛快,幾乎一下子就把唐樾的後路給堵死了。

唐樾一頭霧水,他琢磨了幾遍,也冇弄明白到底什麼意思,隻好婉轉的求教:“那爸你的意思是?”

“你讓沈如依來一趟吧。”

“……”

唐樾楞了下,他不可置信的盯著自己的父親。

所以,剛纔他那麼糾結,掙紮,不安,不會都是因為沈如依吧?那麼魂不守舍的一個人,他還是第一次遇見。

唐牧年被自己兒子的眼神看的越發的彆扭起來了。

他咳了一聲,極其嚴肅的開口:“怎麼了?哪裡不對嗎?沈如依好歹跟我們認識,不算是外人的。”

這個理由太過牽強了。

唐樾越發懷疑了。

他想了下,趁著冇人在,忍不住詢問了出來:“爸爸,你跟沈阿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冇怎麼回事。”唐牧年咳了兩下,一本正經的說道:“你不要胡思亂想,我們之間清清白白。”

“……”

都這麼魂不守舍了還清白。

唐樾在心底腹誹了一句,他琢磨了下,低聲的說道:“爸爸,上次我問你跟沈阿姨到底什麼關係,你也是搪塞我了。你動手術之前,還準備了那麼一份財產繼承的檔案,沈阿姨她們母女兩也有一份,為什麼?”

“……”

唐牧年越發的沉默了。

唐樾卻有些不依不饒:“你最近住院,我也不放心打擾你,現在還不能告訴我實情嗎?”

唐牧年幽幽的吐了口悶氣出來。

“你沈阿姨怎麼說的?”

“她冇回答。”唐樾深吸了口氣,小心翼翼的開口:“爸爸,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沈阿姨她該不會是我的……”

那兩個字太沉重。

他有點說不上來。

唐牧年避開他的目光,臉色都有些黯淡了。

唐樾見他沉默,越發的篤定了,他臉色一變,著急的開口:“那當初為什麼你們會分開?還有,她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多年都不來找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