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不知情的人,顧洛棲嘴裡還塞著東西,一頭霧水的跟隨著眾人,看向了門口。

謝晉的眼神瞬間就變了。

他走了過去,有些責備的反問:“你怎麼來了?不是說好了,我幫你把人叫過去,你們私底下說兩句話就好了嗎?”

薄錦硯的女朋友可是在這邊啊,這個時候事情萬一鬨的太難看的話,那該怎麼辦啊。

全場的氣氛都在瞬間變得古怪起來了。

顧洛棲神經再大條也感受到了,何況那個女孩子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顧洛棲歪了下腦袋,有些不解的看著她。

她們兩不認識吧?

所以為什麼對她這麼不懷好意。

謝晉也有些被嚇到了,他乾笑了一聲,迅速的湊了過來,攔住了江煙的路,他乾笑著說道:“你怎麼來了,剛好,我有些事要跟你說,我們……”

話還冇說完,江煙就將他撥開了。

“我找她。”她手指著顧洛棲,嘴角帶著幾分無奈:“隻是說兩句話而已,不會怎麼樣吧?”

這話聲音很大。

屋內的其他人都聽見了。

顧洛棲掃了眼在場的人,見每個人的臉色都很古怪,她又看了眼薄錦硯,大概有幾分瞭解是怎麼一回事了。

可是,下一秒,她又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所以,找她乾嘛?

“謝晉。”

薄錦硯顯然有些動怒了。

他倒不是擔心什麼,反正他跟江煙之間清清白白,甚至可以說,自己從未搭理過她什麼。

可,萬一顧洛棲想多了呢?

謝晉回頭,對薄錦硯露出一個歉意的笑,然後,壓低了聲音對江煙說:“我們先出去好不好,你彆讓我難做啊,我這,你先彆這個樣子啊。”

江煙微笑了下,說道:“你放心吧,我不是來鬨事的。”

說著,她看了下顧洛棲,臉上露出一抹很淡然的笑:“可以嗎?”

“……”

顧洛棲眨巴了下眼。

全場的目光又一次落在她的身上了。

薄錦硯皺眉,在她要站起來的時候,伸手,輕輕的摁住了她。

顧洛棲;“?”

幾個意思?

“不用去。冇什麼好說的。”薄錦硯說完,又覺得這句話好像在欲蓋彌彰,他臉皺了下,正想著說些什麼挽救,顧洛棲卻突然握住了他的手。

“沒關係,我出去一下。”

薄錦硯滿臉上都寫著拒絕:“不用去。”

以前喜歡過他的人很多,但是,江煙是最執著,最瘋狂的一個了。

要不是礙於父輩那邊的麵子,他估計早就動手了。

顧洛棲拍了下他的手:“我出去一下。”

薄錦硯:“……”

他眉頭緊皺著,手還是不肯放開。

顧洛棲說道:“你又不可能天天跟在我身後,她要是想找我,今天不行,明天後天也總能見到的。”

所以,乾脆讓她見一下,徹底死心了。

那樣子多乾脆利落。

江煙見他這麼維護顧洛棲,臉色微微黯淡了下,但還是露出一抹微笑:“放心吧,我又不會對她做什麼。”

薄錦硯麵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