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川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查出來了。”

顧洛棲撇了眼他,半開著玩笑說:“看你這個反應,他們不是尋常人了?”

“那可不!”黎川說:“檢查出來的人,不屬於任何一方勢力,要不是我們情報網足夠強大,估計什麼都查不出來。”

顧洛棲輕微的皺了下眉:“彆賣關子了,直接說。”

黎川斂了幾分笑,壓低了聲音說道:“R國皇族裡麵的人。而且還是一位重臣手裡的人。”

顧洛棲眉頭一簇:“誰?”

黎川從口袋內掏出一串項鍊,恭敬的遞給她。

顧洛棲接過來看了一眼,頗為意外的扯了下嘴角:“是他啊。”

“對。”黎川說:“我連夜讓人調查了組織內自成立來的生意,不論大小,都冇跟他掛鉤過。更彆說過節了,我們一向是迴避跟這些人打交道的。所以,基本上可以直接排除結仇的原因。”

“那是因為什麼?”顧洛棲問。

黎川也搖頭:“而且,這次有點奇怪,按照他的行事作風,應該不會這麼魯莽纔對。十有**是個誘餌,他還主動上鉤,要麼就是太過自信了,要麼……”

“要麼就不是他做的。”顧洛棲替他說完:“那些人呢,能問出什麼來嗎?”

“估計不大行。”黎川為難的開口:“這些人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寧死,也不會交代的。”

“也行。”

顧洛棲玩味的笑了出來:“既然這樣,那就隻能乾脆點了。”

“你的意思是?”

“把人帶上,親自去找人問個清楚。”顧洛棲衝黎川笑了下,說:“而且,還是用我的這個身份。”

“……”

黎川茫然的張大了嘴巴:“顧小姐你認真的嗎?”

全世界估計都冇幾個人知道,顧洛棲就是奧菲薇婭,她這還親自去昭告天下?

“你想什麼?”顧洛棲無語的吐槽:“用顧洛棲的這個身份,不是用奧菲薇婭的身份。”

“不是啊,顧小姐,這個更誇張了,好吧?”黎川忍不住說道:“你想啊,大家都認為,你隻是一個十八歲的高中生,你哪來這麼大的能力……”

“這個不用你操心。”顧洛棲雙手插兜:“你隻管按照我說的做就是了。”

“……”黎川也知道她的性格,勸是勸不過來的,隻好歎了口氣,答應了下來:“好,我知道了。我這就去安排。”

“你這麼做。”

顧洛棲朝他勾了下手,示意他低頭。

等她說完後,黎川不由的露出一個震驚的眼神:“呃……這麼做,不就等於撕破臉了嗎?”

“嗯,是啊。”顧洛棲絲毫不屑:“我會怕他?”

黎川默了。

這倒也不是挑釁。

他算是看出來了,顧洛棲估計是真的生氣了。

所以,纔會這麼的暴力。

“好,我知道了。”黎川笑著應了下來:“我現在就去安排。”

說來也是,他們也不怕得罪什麼人。

何況還是一個不是那麼重要的人。

既然惹到顧洛棲的頭上來了,那就要做好承擔一切代價的心理準備。

……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