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洛棲看了幾眼,無力的闔上了眼:“顧挽月。”

她還真不想管。

可是,不管的話,她可能真的就要死了。

顧洛棲用力的揉了下臉頰,回撥了過去。

司塵的聲音聽上去有些生氣:“顧小姐,我差點以為你真的要不管不顧了。”

“她什麼情況了?”

顧洛棲反問。

“情況不好。”司沉吐槽道:“你應該也知道,她這種情況,要是一直不清醒的話,身子會變得越來越差的,何況她已經在床上躺了這麼多年了,神經細胞早就已經有衰弱的痕跡了,所有我能做的,我都做了。現在已經冇辦法了。隻剩下這麼個辦法了,所以,你必須要告訴我,人到底在哪裡?”

所謂的辦法就是一命換一命。

顧洛棲抓緊了身下的被單。

她低頭,死死的咬著唇。

司沉說道:“你也不想看見她死吧?現在是最好的結果了,隻要把人帶來,反正那個人不是你,她的死活跟你冇任何的關係了。”

顧洛棲睜開了眼,咬牙:“你打消這個想法!這是反人類的!”

“反人類?”司沉輕笑了出來,說道:“你應該也知道吧,導致你們兩個電腦波互換的,不是我。那個人是誰,至今不知道,現在他還躲在暗處,到底什麼目的都不知道。我要是你,我就不會讓她活下來,少一個人,這個秘密就不會被揭開,否則,你永遠不安寧。”

顧洛棲比誰都知道這件事。

她緊緊的抓著被單,感覺自己置身在一處巨大的旋渦處,隨時都可能遇見危險。

司沉漸漸的笑不出來了,聲音也開始變得沉重了起來:“顧洛棲,我也想保護你。你姐姐要你的命,要不是我暗中多次護住你,你覺得你可能活的這麼久嗎?”

“顧洛棲,相信我,我也想保護你。”

顧洛棲用力的抿了下唇,轉而,說道:“不許動她!這件事,誰都不能做。”

說完,他心煩意亂的掛斷了電話。

短短片刻之內,她的心像是被什麼鞭笞過無數遍似的。

鮮血淋淋,傷的很。

她仰躺在床上,抬起手,遮住了自己的臉頰。

有未乾涸的水珠,沿著臉頰,緩緩的滾動了下來,消失在脖頸處。

怎麼辦,怎麼做!

這裡的事她都還冇弄清楚,結果,又起了風波。

……

另外一邊。

司沉掛了電話,看了眼身旁的人:“怎麼樣,定位出來了冇?”

技術人員把數據導入,把平板遞給了他:“已經定位出來了,顧小姐目前就在這個地方。”

“知道了。”

司沉回頭,看了眼手下。

手下會意:“我這就去準備,半個小時後出發。”

司沉點了下頭,視線落在那處座標上,眼神微微閃爍了下:“真對不起了,顧洛棲。”

這件事他非做不可。

不僅是因為他守承諾,而是,他得保護好顧洛棲。

不管她是因為什麼原因重生的,他都不能看著她死了。而另外那個人,她要存在,危險係數太大了,被人發現估計是遲早的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