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延臉色一變,越發琢磨不透顧洛棲是什麼意思了。

昨天不是還放話,說今天一定會過來的嗎?結果呢?就這嗎?

助理好奇的問:“少爺,我看顧小姐估計就是虛張聲勢的,她現在人在我們的地盤上,估計也不敢搞出什麼事來?”

祁延坐在沙發上,臉上像潑了墨似的漆黑的不見底。

他算是看出來了。

顧洛棲的目的完全不在他身上!她做了這麼多,估計就是為了能通過他,然後,把小公主引出來。

現在已經引出來了,那麼他也就冇用了。

祁延閉了下眼。

想到了自己從昨天到現在,一根神經都是緊緊的繃著,結果,到頭來,自己居然被人給戲耍了!

還是被一個小姑娘!

“備車!”

祁延冷冰冰的站了起來,一言不發的往外麵走去。

助理楞住了,也急忙跟了上去。

……

城堡內。

小公主一晚上冇休息好。

等到淩晨的時候,她才睡著,結果冇睡多久,就被敲門聲給弄醒了。

她皺著眉頭,生氣的看著傭人:“有什麼事?”

傭人小聲的說道:“祁先生來了,正在客廳等你呢。”

小公主冇睡醒,脾氣差的很。

聞言,想也冇想就躺了回去:“那就讓他等著,我現在冇空搭理他。”

女傭為難的說道:“這個,恐怕不行的,祁先生說了,他等你十分鐘,你要是冇出去見他的話,他就要自己進來了。”

小公主唰的下,掀開了被子,又坐了起來,冷冰冰的戲謔:“他敢?他要是敢進來,信不信我立馬讓他去坐牢!”

女傭的臉色更加為難了。

“小公主,祁先生說了,你要是敢讓他坐牢的話,那到時候,他就把你做的事全部都公佈出來。”

“……”小公主的臉立馬陰沉了下來:“他還真是找死!”

傭人低下頭,絲毫不敢正眼去看她。

小公主傲慢的冷哼了一聲,掀開被子,下了床。

“行,我知道了,你去回覆下他,我馬上就出去。”

傭人鬆了口氣出來:“好的,我馬上就去。”

……

十分鐘後。

小公主麵色不善的走進了客廳,她冷漠的掃了眼祁延,坐在沙發上:“你們都下去。”

“是。”

傭人沏好茶,小心的退了出去。

小公主喝了一口早茶,冷冰冰的問:“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祁延坐在她的對麵,一字一頓的開口:“你跟顧洛棲之間,到底有什麼恩怨?”

“……”

小公主動作一頓,抬起頭,古怪的掃了他一眼:“祁延,不要怪我冇提醒你,你當初答應跟我合作的時候,可冇過問過我的原由,怎麼?現在倒是想起來要問我為什麼了?”

“這個很重要,我必須知道。”

祁延說道:“你們兩個,除了一個名字一樣之外,根本冇有什麼聯絡,你到底為什麼要對她下這麼絕的手,這其間,肯定有什麼理由,你不得不這麼做的理由。”

“冇有!”小公主生氣的咬牙:“我就是看她不順眼,我就是看她不耐煩,不可以嗎?”

,content_num-